鸵鸟区块链

比特币十周年 |10件事看懂科技与法律的碰撞

鸵鸟区块链的朋友 2018-10-31 14:13 622
摘要:

​作为这一行业的最初见证者之一,我们就区块链的监管脉络和合规要点给大家做一个全景回顾。

前言 

自2008年比特币的诞生至今,区块链行业已经度过了第一个十年。在这十年里,区块链行业经历了最初的混乱阵痛,也推动了诸多创新发展,以区块链为中心,包括科技、法律、金融甚至政治在内的多个领域交织碰撞。

作为这一行业的最初见证者之一,我们选取了从比特币诞生到最近STO发行的十个最具代表性的行业话题,以期就区块链的监管脉络和合规要点给大家做一个全景回顾。

比特币十周年 |科技与法律的碰撞

一、 开端:比特币的诞生 

十年前,传统资本市场的周期性风险又一次汹涌,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余波未尽。正如“危”与“机”并存,低迷中往往孕育着下一个高峰,少数先驱总是在风险中反思和创造,比特币正是在这时诞生的。

2008年10月,中本聪发布了比特币白皮书,提出要创造一种开源的,点对点的去中心化支付系统,摒弃传统的银行等金融中心,由用户通过加密私钥直接完成划转。

与传统法定货币不同,比特币不依靠特定中央货币机构发行,而是根据算法产生,并通过网络中的区块记录所有交易行为,至此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区块链1.0时代开始了。

肇始于比特币的区块链技术思路最初只得到了少数极客的追捧,但随着其秘密性、便捷性以及承载价值逐步得到认可,比特币逐渐在一些暗网中得到应用,从而逐步具备了实际的交易功能。

十年的发展,比特币从小众到狂热,带动了包括矿机、公链开发、私募投资、代币发行、交易所、二级量化等多个行业的发展,也让很多名字为人所知,而中本聪本人确依旧神秘。

基于区块链的技术思路,包括ETH、LTC、EOS等在内的各种代币不断出现,最终形成了如今数字货币行业的蓬勃景象。 

二、 警钟:Mt. Gox引发的技术安全革命

 Mt. Gox是最早一批成立的虚拟货币交易所之一,并一度是比特币交易量最大的交易所。2014年2月,就在Mt. Gox业务蒸蒸日上之时,黑客攻击并盗取了交易所用户近75万枚比特币以及交易所自身拥有的10万枚比特币,总计被盗数量约占全球比特币总量的7%,这些比特币至今仍杳无音信,Mt. Gox也因此一夜破产,这一事件也被称为区块链历史上最大的“惨案”之一——门头沟事件。

门头沟事件引发了人们对于数字货币安全性的深深怀疑,便捷的网络技术也潜藏着巨大的技术风险发生的空间。数字货币的去中心化似乎屏蔽了托管、保险、银行的参与,但这种“便捷”究竟是一种进步,还是作茧自缚?

门头沟事件之后,区块链行业参与者的资金安全意识也逐步加强,如今更发展出了冷钱包技术、专业第三方托管机构、用户被盗险等工具。

纵观目前全球对数字货币交易所的监管要求,技术安全也成为了一项重要指标,并成为了交易所获得资质牌照的首要标准之一。

继比特币之后,以太坊成为了第二代深受追捧的数字货币,并将“智能合约”带入了区块链的技术范畴。通过编写智能合约,人们可以基于以太坊进行更多的活动,其中就以the DAO发起的众筹项目最为典型。

The DAO的全称为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即“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它提倡用户通过自主选择进行项目投入,而没有中心化机构对其进行管理。

The DAO在短时间内即筹措了高达1.5亿美元的资金,吸引了上万人参加。风靡一时的the DAO很快引起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即“SEC”)的关注,SEC就此进行了调查并发布报告称该项目已经构成了美国法下的证券发行,在报告中,SEC论述了the DAO是如何满足了“Howey Test”(即“豪威测试”)的四个要件从而具备了证券性质。

这四个要件是资本投入、投资于共同事业、有利润预期、投资人不直接参与经营而是靠发起人或第三方的努力。自此后,“证券性”便成为了代币发行方极力避免的“雷区”,而SEC也就此成为了数字货币监管领域的“风向标”。 

四、 惊雷:94公告引发的“监管地震”

区块链的风潮在中国境内引起了不小的波澜,受到山寨币百倍神话和少数先行者暴富刺激的国内数字货币市场一时间“泥沙俱下”,代币发行融资大行其道,交易所纷纷登场,甚至吸引了互联网巨头加入其中,迅雷链克便是其中代表。

而这最终引起了监管机关的侧目,2017年9月4日,以央行为首的七个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即“94公告”),其中陈述了代币发行融资的“五宗罪”,即“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更禁止了交易所在境内的业务。

虽然五种违法犯罪活动存在罪名上的交叉和重合,但确是从广义上对中国境内的代币发行融资行为进行了威慑,94公告奠定了中国境内对区块链行业的监管基调,至今仍是悬挂在该行业参与者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94公告之后,境内的交易所或关闭,或出海,代币发行被喊停,链克更是在被“点名”后几度澄清和规范业务范围,最终在今年9月从迅雷内部正式剥离。 

五、 裂变:交易所的“正名之路” 

与中国境内的“严打”之势不同的是,各别国家开始尝试出台金融科技领域的新法规,试图率先抢下“Fin-tech”的高地,具体内容涵盖代币发行、交易所运营等多个方面,其中又以交易所牌照发行最为常见。

各国努力将对传统金融机构的资金安全、KYC、AML等方面的要求加以创新并适用于数字货币交易所,交易所也就此踏上了“合规”之路。

以马耳他为率先尝试,各国纷纷开始着手制定相关政策,比如美国纽约州的“bitlicense”成为美国境内交易所的重要资质之一;瑞士的加密谷和白俄罗斯的Decree No.8则为欧洲行业参与者提供了选择;菲律宾、柬埔寨作为亚洲对数字货币持开放态度的国家,已经尝试颁发了数张牌照。

各国以各种政策利好吸引着包括交易所在内的整个区块链行业在本地生根,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

但值得注意的是,数字货币的高流通性决定了区块链行业面临的是全球合规的问题,一国的认可不足以保障交易所的全球性风险,唯有合规运行才是最重要的。 

六、 声音:监管层的那些信号 

与其他国家敞开怀抱的态度不同的是,大洋两端的中国和美国在面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时仍是克制的。

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监管最为关注的机构,在美国是SEC,在中国则是央行。比如SEC主席Jay Clayton曾在今年6月的“投资美国:亚特兰大市政厅会议”的公开论坛上肯定了区块链的技术前景,但也明确表示代币发行是一种证券发行;后又在一个月后的CNBC采访中认为比特币具备货币属性,而非证券。

9月,在国会山的数字货币主题讨论会上,Jay拒绝更新证券法标准以适用于数字货币,因此收到了十多名国会议员的联名信,要求SEC表明监管态度,而Jay尚未明确回应。

反观中国境内,央行货币金银局局长王信于今年4月发表了《切实加强虚拟货币监管 牢牢维护国家货币发行权》一文,明确虚拟货币包括加密货币和互联网积分,二者均不具备法定货币属性,更提出了未来仍要打击以虚拟货币为名的违法犯罪活动,即便是企业发行的互联网积分,也要谨遵“禁止挂钩人民币、不能跨平台使用、不能附加利息”的“三条底线”。

尽管这些官员的发声不具备法规一样的执行力,但其作为政策制定者以及行业监管者所表明的态度确是每一个行业参与者都应该关注的。中国目前64个部委均对区块链从不同维度上进行着监管,其中比较活跃的是央行、证监会、银保监会、工信部、国家工商总局、公安部。

此外,网信办、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以及互金协会也一直关注着区块链行业的风险;也许未来国税总局以及外管局会从税收以及外汇的角度对区块链制订新的法规。 

七、 发展:稳定币获准发行 

就在SEC的态度仍然暧昧之时,纽约金融服务局(即“NYDFS”)却突破性的批准了两种与美元1:1锚定的Token,即Gemini Dollar(GUSD)和Paxos Standard(PAX),将美国在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方面的监管进程往前推进了一大步。

Token本身所具备的剧烈价格浮动使其很难突破utility或security的范围而成为稳定的currency。但通过与美元——全球广泛接受和流通的法币进行锚定,稳定币将具备“一般等价物”的性质。不同于广受质疑的USDT,GUSD和PAX获得了NYDFS的批准,并通过银行、保险、审计等第三方服务机构不断增信,从而将成为数字资产交易媒介的优先选择。

从本次GUSD和PAX的发行来看,稳定币需要锚定特定种类的法币,并通过监管机构的背书实现中心化发行(这也是货币发行的应有之义),选取合适的第三方存管或审计机构也能够保证其运营和保管的安全。

最重要的是,“稳定币”发行数量需要与存量法币挂钩,不可超发虚发;除此之外,还要遵守NYDFS关于KYC和AML的一系列监管要求。但是,正如我们反复强调的,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合规是全球性的,从近期来看,GUSD从“稳定币”走向“数字法币”仍道阻且长;从远期来看,其在跨国交易中所可能产生的外汇、税务等一系列问题也不容小觑。 

八、 探索:比特币ETF“未来可期” 

尽管数字货币的热度不断攀升,相比整个金融世界,它却似乎只是沧海一粟。自年初开始,汇丰银行就开始了有关消费者是否理解金融技术的调查,而最终统计的报告显示59%的受访从未听说过区块链技术。无独有偶,传统投资机构对数字货币也仍旧持有保守态度,而比特币ETF恰在此时以破冰者的姿态出现了。

ETF,即Exchange Traded Funds(交易所交易基金),是一种份额可在证券交易所直接交易的指数基金,通过对标底层资产,ETF能够与资产实现同向而动,直接反映损益,达到“被动管理”的目的。目前已有将黄金等大宗商品作为指数的ETF,比特币作为数字货币历史最悠久的收藏和投资型代币,也同样具备成为指数的价值。

但是,自2014年Winklevoss兄弟的首次比特币ETF申请以来,SEC已经驳回了数只比特币ETF的申请。即便是被认为最有希望通过的VanEck-SolidX也在SEC的反复推迟后最终铩羽而归。究其原因,是SEC对包含估值在内的一系列监管风险的担忧。

尽管如此,随着整个数字货币市场的不断壮大,传统机构和一般投资人的入场意愿将越来越强,而比特币ETF恰是这把关键钥匙。不难想象,当监管政策和经济活动本身都足够成熟的时候,比特币ETF的通过是可以期待的,而它也将为数字货币行业带来新一轮的繁荣。 

九、 突破:STO的“独辟蹊径” 

区块链世界的创新迭代速度让人目不暇接,紧接着稳定币,Security Token Offerings(STO)又为疲软的熊市带来了新的讨论焦点。

据报道,2018年10月12日,tZERO完成了STO,也生成了tZERO通证。tZERO是最早在以太坊区块链上对优先股进行STO的项目之一。

此次STO操作依据《美国证券法》的regulation D 506 (c)和regulation S条例获得注册登记豁免,可针对全球公民。tZERO对其所有投资者进行了KYC、AML核实,并主动依规向SEC发起了申报。但其实这种主动寻求合规监管的方式早在telegram发行代币时便已有尝试。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发行方承诺只向合格的投资者出售代币,发行方需要对任何特定时间持有其代币者的资质进行监控。因此此类代币目前很难在交易所进行公开交易。

不过STO的出现仍然是极具突破性的,自the DAO之后,发行方苦思冥想技术应用、场景落地,以证明自己是utility token从而规避证券监管。STO的出现无疑是一种更为积极的方式,通过更高的KYC、AML标准来主动选择更理性的投资者。 

十、 思考:下一个十年,比特币和区块链会走到哪里 

经过十年的发展,区块链行业不断“大浪淘沙”,最终留下了具备技术水平和合规思维的从业者。各国监管机构在不断亮明“底牌”的同时,也在积累跬步,探索着新的政策思路。比如近期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的成立和海南自贸区的尝试,就不失为一种积极的信号。

除了上层监管的不断完善之外,市场参与者也前赴后继加入了这一浪潮,腾讯、阿里在内的BAT企业提交了多项区块链专利,而诸如比特大陆、火币之类的行业领头羊也开始了壮大之路。

10月26日,Coinbase证实正在筹备5亿美元的IPO,而其对估值的三缄其口也给大众留下了不小的想象空间。在这一个十年的节点,不论国内国外,区块链行业在刺破了泡沫之后都进入了更加合规和更多创新的时代,而这也许就意味着这个行业最好的时代的到来。 

结语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站在十年的交叉路口回顾,从点对点到智能合约,从去中心化到社区自治,肇始于比特币的一场技术革命经过十年的沉浮,带给我们的是新的组织形式和金融哲学的迷思。

在过去的十年中,比特币经历了数次被盗之“乱”,挺过了分叉和下行之“痛”,伴随整个区块链行业度过了几次“牛”、“熊”,如今呈现出越发平稳的趋势。早期的参与者在监管和市场的冲刷中不断去其糟粕,而更多的投资者也在摩拳擦掌,陆续进场。

在探索中曲折前进一直是这个行业的发展特点,在区块链行业能走到最后的人,一定是商业逻辑和法律逻辑高度统一的人,唯有如此,才能适应复杂的全球监管动态。如果说这一个十年,比特币牵引着区块链行业走过了数度的山重水复,在下一个十年,相信它最终会柳暗花明。

来源:金色财经

作者:王伟律师(北京植德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及区块链合规白皮书系列撰写者)

声明: 鸵鸟区块链所有发布内容均为原创或授权发布,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以及来源:鸵鸟区块链(微信公众号:MyTuoniao),任何不尊重原创的行为鸵鸟区块链都将进行责任追究!鸵鸟区块链报道和发布内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鸵鸟区块链的朋友

该出手时就出手,不然只能打酱油。

355 篇 作品
44.08W 总阅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