鸵鸟区块链

如果真的可以在公海上自由建国,需要遵守怎样的准则?

橙皮书 2018-11-08 21:05 283
摘要:

我有一个朋友,对海上农场主义(一种号召人类在公海上建立政治自主的自治社群的理念)有着超乎寻常的推崇和热爱。

我有一个朋友,对海上农场主义(一种号召人类在公海上建立政治自主的自治社群的理念)有着超乎寻常的推崇和热爱。他对现在这个世界非常失望,转而想在海洋中建造一个漂浮的大陆。这个大陆的居民可以自由地组建他们想要的任何社群。

Alice组建的可能是经典的保守派社群,Bob组建的可能是古典自由主义社群,而Chad甚至可以组建一个深蹲爱好者的社群。唯一的规则是社群之间不得存在暴力,而且居民可以自由迁徙。 我的朋友基本上是独立想出这个系统的,但他并不是第一个提出这种想法的人。

Neil Stephenson在《钻石时代》中想象了一个拥有这些多元化社群的宇宙,社群之间彼此尊重;Peter Thiel在次贷危机期间也十分支持社群治理形式之间有效竞争。

组建这样的“海上乐园”,动机简单而有吸引力:如果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创建或加入他们想要的社群,不同的社群治理形式之间存在有效竞争,不是一个很好的主意吗? 有可能,不过只有当所有的社群都同意相同的社群准则时,这种设想才能够实现。

在《Slate Star Codex》一书中,Scott Alexander在“群岛和原子社群主义”一章中,提到这样的构想:一个巫师创造了一个全新的大陆,让人们在这片大陆上创建并找到他们理想的社群,这些社群可以围绕任何主题或事物组织起来。但是,巫师很快意识到,为使这个系统有效地工作,这片大陆要有一些通用的规则。

1.禁止战争;

2.禁止对外界产生影响(例如导致全球变暖);

3.禁止文化传染(例如,如果Dan的社群有禁止播放人脸图像的规则,那么Eve的社群不能朝着Dan的社群播放人脸图像);

4.对离开一个社群和加入另一个社群不设限制。

 要执行这些规则,必须建立“宇宙政府”。每个社群都向宇宙政府纳税并提供军事资源,这仅仅是为了防止个人和社群违反规则。

Scott构想出来的宇宙政府是仁慈的。我对此持怀疑的态度,但是为了思想实验的顺利进行,我们先假设宇宙政府不会产生任何问题。 

除了宇宙政府的问题之外,还有很多的其他原因会使我们发现,Scott的构想是不切实际的。

首先,还没有人能够找到一位合格的巫师来创造这片大陆。

除此之外,我们还需要解决前述四个规则的所有特例。最后,该系统还要能够防御外部实体(如美国、外星人)的干预。

 对这四条规则的执行很快就会变得非常复杂。

社群的边界对于控制法律和人是有用的,但面对其他的一切的时候,边界就并不是那么有用了。举例来说,Frank在Grace的无烟社群的边界上抽烟,风把烟吹过边界,就违反了上述四条规则中的“禁止对外界产生影响”原则。

如果Daniel Plainview从一个横跨他和他的相邻社群的保护区中开采石油,也将是不公平的。 

在Scott的设想中,宇宙政府能够处理所有这些特殊的案件,判断什么是违法行为、什么不是违法行为。

我不禁得出了一个这样的结论:让宇宙政府处理这些案件,一定会产生很多的修正案、更多的规则和一个更强大的宇宙政府。

好吧,宇宙政府这条路看来走不通。 别忘了还有外部世界这个因素。即使巫师的大陆完美地运作,宇宙政府也无法阻止比利时在非洲大陆发射核武器或播放令人讨厌的图像。 

由于找不到称职的巫师,以及对宇宙政府这种外部干预的依赖,巫师大陆只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

 Scott在最后表示,纯数字群岛更加贴合实际,且已经初具规模。我们自然能在网上找到一个能让我们这些人聚在一起的角落。而且,因为我们正在越来越多地将我们的生活转移到网络上(包括身份、沟通和价值的转移),我们的真实社会是否完美,似乎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有趣的是,事实确实是这样的。对我个人而言,网络社群远比真实的社会更能够给我一种“家”的感觉,我预计,这种差距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继续扩大。

 也许,现在是一个引入区块链加密技术的好时机。 现在的数字群岛存在这样一个问题:它们建立在那些控制着互联网的少数公司制定的规则之上。

在Scott的巫师社群中,宇宙政府会执行一系列旨在鼓励社群之间自由、和平竞争的规则。在互联网上,Mark Zuckerberg、Sundar Pichai、Jeff Bezos等人就扮演着巫师的角色,他们创建了一套规则,并让用户进入他们的社群。

我们从Alex Jones主张的去平台化以及最近对Gab的审查中可以看出(Alex Jones被《纽约时报》形容为“互联网上臭名昭著的阴谋理论家”。

他常年通过其创办的 Infowars 网站,及登陆各大社交媒体平台上的《亚历克斯·琼斯秀》,散布“911 事件是美国自导自演”、”2012 年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中丧命的师生都是演员”等阴谋理论),子社群可以形成,但它们是脆弱的。在互联网之外,还有很多政府和机构,在互联网的巫师身上执行着它们自己的规则。

 基于公有区块链的系统,往往具有自由和开放的意识形态。自由和开放意味着用户即使是在未经许可和抗拒审查的情况下,也能够参与系统,并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系统因此需要高度的安全性和隐私)。

 公有区块链满足巫师大陆的规则,但无需建立宇宙政府,价值可以从一个公有区块链自由移动到另一个公有区块链上。

总的来说,战争、外部影响和文化传染不再是问题,因为公有区块链是自主和独立运作的。 更重要的是,这些网络可以抵御外部力量的影响。虽然我们对互联网基础设施十分依赖(这些基础设施在某些方面容易受到政府的篡改或审查),但现在已经有了通过网状网络和卫星进行交易的方式,通过网状网络和卫星,这些基于公共区块链的群岛,可以在最小程度干预下自由地竞争。 

我并不认为区块链加密技术是对已有秩序的突然性大规模破坏。我认为它是一个位于大洋中央的小型大陆,由自发出现和消失的群岛组成,所有群岛都在争夺居民。如果有一天,世界上大多数人都决定他们想住在这些群岛上,那就太好了。如果每个人都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群岛,那就更棒了。然而,即使很多人不想或不能搬到这个大洋中央的大陆上居住,我还是很高兴这片大陆是存在的。

来源:橙皮书(ID:chengpishu)  翻译:曲雪宁

编辑:leon  作者:Tony Sheng

原文链接:

https://www.tonysheng.com/blockchain-archipelagosmc_cid=c4?3fa7ffa3&mc_eid=dc462eb5e6

声明: 鸵鸟区块链所有发布内容均为原创或授权发布,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以及来源:鸵鸟区块链(微信公众号:MyTuoniao),任何不尊重原创的行为鸵鸟区块链都将进行责任追究!鸵鸟区块链报道和发布内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橙皮书

Decrypt cryptonetwork

25 篇 作品
1.1W 总阅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