鸵鸟区块链

拼搏临港: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

区块链新金融 2018-12-28 10:20 766
摘要:

近日,由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上海市临港地区开发建设管理委员会作为指导单位,由国家技术转移东部中心区块链产业中心、临港国际智能制造展示交易中心主办,由上海市科技创业中心、上海市临港地区企业服务局联合主办的“上海区块链大会”也即将在临港召开。

拼搏临港: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

摘要:近日,由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上海市临港地区开发建设管理委员会作为指导单位,由国家技术转移东部中心区块链产业中心、临港国际智能制造展示交易中心主办,由上海市科技创业中心、上海市临港地区企业服务局联合主办的“上海区块链大会”也即将在临港召开,区块链试验港的启动,也因此被提上日程。

这个冬天,烟波浩渺的滴水湖响起了火热的声音。

区块链领域,临港迎来了新一轮的发展。

近日,由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上海市临港地区开发建设管理委员会作为指导单位,由国家技术转移东部中心区块链产业中心、临港国际智能制造展示交易中心主办,由上海市科技创业中心、上海市临港地区企业服务局联合主办的“上海区块链大会”即将在临港召开,区块链试验港的启动,也因此被提上日程。

这是继东中心区块链产业中心落户临港之后,临港再一次成为区块链产业汇聚焦点,这也意味着,在临港地界,区块链这片试验田即将正式抽芽起航。

从无到有,临港转型

由于长江泥沙经年冲积,钱塘江的浪潮顶托以后不断沉淀,形成了临港这块土地,迄今为止,临港已经有了千百年的历史。

而位于浦东最东南的临港,由于远离市中心,城镇基础设施建设薄弱,再加上台风侵扰,导致人口导入困难,曾一度被媒体称为“空城”。

从无到有的建设,注定是一段艰辛曲折的历程。

1992年,党的十四大提出要把上海建设成为“一个龙头、三个中心”的重大战略,此后,上海开始加快推进国际航运中心建设。

1995年,上海提出建设洋山深水港区的战略构想,1996年正式启动选址论证。2001年5月,国务院批复“上海城市总体规划(1999年至2020年)”时明确指出:要把上海建设成为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和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中心之一,并提出建设洋山深水港和“海港新城”。

2002年6月,经过长达6年的选址论证研究,洋山深水港区正式开工建设,这是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核心工程,一期工程由深水港区、东海大桥、海港新城三部分组成。

2003年11月,临港新城管委会正式挂牌成立,海港新城由此改称“临港新城”。因此,临港的开发建设,是市委市政府为推进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临港的建城宗旨就是“港为城用、城以港兴”,作为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的重要组成部分,实现“港城互动、港城共荣”,建设一座高水平的现代化滨海新城。

“造城兴业”的背后,又总是振奋人心。

“国际航运中心,现代物流,先进装备园。千帆竞渡洋山港,万户争相置业。上海之门,城市之星,海港之魂。环太平洋,唯我鳌头独占。”

从2003年就开始参与临港的叶金龙,用诗词记录了临港的发展历程。

实际上,自2003年启动开发以来,临港就始终坚持产业开发、基础设施、城镇建设、生态环境、产城融合“五位一体”全面发展。到2017年末,临港累计完成固定资产投资2575亿元,引进产业项目400多个;工业总产值累积完成5485亿,年均增幅达到31%。

今年11月,上海市正式发布了《上海市临港地区融入“长三角一体化”行动方案》,这说明,临港地区虽然距离上海市中心较远,但在长三角一体化中却是最有竞争力的。而当上海发展的格局上升到“长三角一体化”,那么临港地区与上海市中心距离就不再是劣势。

于上海市周边地区、长三角地区来说,当一个地区产业薄弱的时候,它才需要依靠上海市中心来发展。而对于临港这个产业能力超强、拥有深水港的地区来说,它本身才是一个重要的节点,而不是上海市中心的附属品。

从交通方面来看,临港地处长江经济带、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带交汇处,位于杭州湾“海上大通道”北端,苏沪浙沿海铁路通道中段,是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直接腹地。北临浦东国际航空港,南接洋山国际枢纽港,是目前世界上少有的集海运、空运、铁路、公路、内河、轨交等六种综合交通优势于一身的区域。

可以看到的是,从无人问津到开拓创新,再到现如今的硕果累累,临港已经走出了属于自己的发展道路,如果说市中心区是繁华的核心,那么,临港地区就是产业的核心。

而以产业为核心的临港,在瞄准区块链之后,又能在区块链赋能实体产业中迸发出怎样的火花呢?

助力区块链

“上海的区块链行业在国内属于起步最早的,早期在国际上比较著名的由中国人主导的公链,几乎都发源于上海,这跟北京和深圳不同。北京是交易所聚集地,而深圳是挖矿产业聚集地。国内区块链的一些知名人士,很大一部分也来自上海。”

对于上海早期的区块链发展,东中心区块链产业融合研究院院长郑玉山认为,单从区块链技术层面的发展来看,上海一直占据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但是,随着区块链发展进入快车道,各个地区在区块链领域的竞争愈发白热化,郑玉山也道出了自己的隐忧。他表示,在区块链度过了早期阶段后,上海并没有继续保持领先的态势,反而在政策扶持以及基础设施建设上落后于杭州南京成都等二线城市。

针对这一现状,东中心将目光放在了想要为区块链发力的临港。

早在今年5月份,东中心区块链产业中心就在上海临港正式揭牌成立,并有3家区块链企业于当日入驻临港国际智能制造展示交易中心。

而此次即将于临港召开的区块链大会,是东中心区块链产业中心和临港联手,瞄准区块链产业和应用,做出的对区块链发展的新一轮推进。

对此,东中心区块链产业中心执行主任薛寅,为记者透露了此次大会即将公布的,双方联手推进区块链发展的几项突破性进展。

1、临港正式启动区块链实验港建设 临港区块链实验港将推动,底层基础建设,产业融合,安全中心,技术研究院,产业引导基金,区块链服务平台等全面助力区块链产业健康良性发展。 2、临港发布2019年区块链结合实体经济行动方案

区块链结合实体经济行动方案是临港对于区块链实验港的规划指导文件,也将作为未来出台区块链相关政策的参考标准,具体内容12月28日上午将会由临港管委会领导做相关发布。 3、临港开启十大应用场景 临港将发挥本身产业优势,包括智能制造,人工智能,汽车,海洋,船舶等,开启十个领域的场景,推动区块链与实体经济企业融合,在临港先行尝试与应用落地。

不仅如此,作为一年一度的“上海区块链大会”,此次活动还汇集了全球多家著名上市公司、全球知名区块链行业专家以及学术界和媒体界杰出人士,旨在通过区块链技术结合实体经济,进而探索区块链技术的可持续、健康、有序的发展之路。

此外,记者还获悉,长三角国际创新挑战赛区块链专场赛作为区块链官方赛事,也会亮相此次活动。通过长三角国际创新挑战赛区块链专场赛,进一步发挥长三角一体化的行业资源和影响力,从而将富有创新精神的区块链技术与各个行业产业结合,促进应用场景+区块链落地,培养一批专业化的高科技人才和团队,为创新需求和解决方案创造一个对接的平台。

共享财经记者发现,实际上,临港区块链的发展,与此前《临港地区总体规划纲要(2017-2035)》中提到的临港的“两区”定位息息相关。无论是此前东中心区块链产业中心选择落户临港,还是此次启动临港区块链试验港,既是临港发挥自身“科创中心主体承载区”优势,也与其“创新先行试验区”不谋而合。

薛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表示,“我们认为区块链企业应该加快布局在与实体经济企业融合,而临港作为上海市科创主体承载区,聚集了相当强的产业能力,可以更好的助力于区块链企业的发展。”

而郑玉山也认为,“这次临港政府愿意在区块链产业园方面发力,对上海的区块链行业是很大的提振。”

毫无疑问,赋能实体经济将会是区块链新的发展趋势。也只有将区块链与实体经济相结合,才能迎来新的蓝海。

郑玉山表示,“我个人觉得,之前区块链比较火热,但基本都集中在to C的应用,比如钱包,交易,挖矿等等。但实际上区块链可以在很多方面帮助实体经济特别是传统工业界来升级,虽然有难度而且参与的人也不多,但我觉得to B的生意是座金矿,有待发掘。”

“从此次大会的主办方和参会人员背景情况来看,是偏向实体经济以及企业级应用的,而从报名人数和热度看,这个方向是受到了观众认可的,说明有市场。而有市场就必定会有技术和资金来满足这个市场需求。从这一点看,本次大会有望引导区块链从业者往企业级应用转移 ,从而推动相关技术的发展。”

而在记者询问看好区块链哪一方面的应用落地时,郑玉山表示,“我最看好区块链+智能制造的相关应用场景落地。”

身为东中心区块链产业融合研究院院长,郑玉山在区块链场景落地方面有着自己的看法,而实际上,从落户临港以来,东中心区块链产业中心就一直致力于区块链的发展和推进,目前,东中心区块链产业中心在区块链的基础建设,技术研究,产业投资,人才培养等方面都有布局。

而在将来,东中心区块链产业中心将开始新一轮的规划。

据薛寅透露,在12月28日的活动上,东中心区块链产业中心会揭牌东中心区块链产业融合研究院,这个板块是东中心区块链产业中心与中钞区块链技术研究院合作共建并落户临港,为区块链与传统企业,带来更多的研发支持与基础建设。

同时,东中心区块链产业中心在2019年,会在临港落地区块链股权投资基金,以技术驱动,资本助力,产业赋能的方式协助区块链实验港打造区块链产业沃土。

看见广阔蓝海,结合自身定位,发挥自身优势,紧抓区块链发展脉络。薛寅相信,基于临港的产业优势非常适合区块链产业的发展,试验港很快将会走出很多区块链独角兽项目,临港也将会成为中国区块链领军地标之一。

不能完全依赖政策

虽然上海作为较为成熟的经济区域,相较于其它地区,上海在区块链的政策上还是较为保守,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上海的区块链从业者不会迎来春天。

回顾上海的区块链政策,最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9月份“杨浦会议”的召开。

这是上海区块链的重磅会议,对于区块链从业者来说也是振奋人心的会议,杨浦区特别制定了非常详细的补贴政策,从适用范围、开办费补贴、办公用房补贴、运营费补贴、经营性奖励、人才奖励、科研奖励、专利奖励、上市补贴、融资支持、创新支持、联盟支持等各个方面进行区块链扶持补贴。

虽然从政策出台到落地,从政策制定到真正使用,仍然需要时间和实践的检验。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上海正在逐渐加大对区块链的政策扶持。

而且,就区块链政策而言,目前全国各地区对区块链都有不同程度的扶持力度。

在北京地区,区块链创业优势明显,虽然并未出台针对区块链产业发展的专项政策,但一直保持高速发展状态。

11月9日,中关村管委会、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和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发布消息,经市政府同意,联合发布《北京市促进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18年-2022年)》。《规划》阐述了北京发展金融科技的基础和优势,现如今,包括区块链在内的金融科技底层技术企业数量位居全国前列。

而广州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对新生事物向来都采取包容开放支持的态度,所以,广州紧密对接国家“区块链+”发展战略,针对区块链产业多个环节给予重点扶持,出台目前国内支持力度最大、模式突破最强的区块链扶持政策。据记者了解,广州每年都有2亿财政会投入扶持区块链产业。

深圳为确保在区块链产业国际化竞争中走在前列,也积极扶持重点企业与重点项目,出台长期配套发展资金。

除此之外,杭州、重庆、浙江、江苏等地,也接连出台区块链扶持政策。

对此,薛寅表示,“可以关注到各地已经陆续开始推出区块链相关政策了,说明行业开始向合规理性方面发展,地方也对区块链技术开始逐步重视,但是,企业不应该完全依赖于政策,应该更多的专注在技术与市场的发展”。

而此前东中心区块链产业中心主任屈林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政策不是简单的房租和人才补贴。区块链行业比较特殊,目前具有底层技术不成熟、监管规则不明确、金融属性较重等特性,因此,政策需要根据这些特性进行针对性的制定。”

另外,提到政策,薛寅进一步提到了监管。他表示,“监管是一定需要的,我认为监管标准的建立更为迫切,应该让更多的产业界专业人士加入进来,协助地方和相关部门落实出一套实际可执行的监管标准,同时还是更具行业发展快速迭代。”

当记者进一步询问临港会出台哪些区块链的政策时,薛寅卖了个关子,他告诉记者“目前只能说临港这次会出台一些更适用于区块链企业的政策,具体会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从2003年临港新城管委会正式挂牌成立,现如今,临港的拼搏之路已经持续了15年,而此次与国家技术转移东部中心区块链产业中心携手,表明临港对区块链已经是志在必得,而对于区块链来说,临港也将成为其发展的沃土。

或许,我们可以见到新的上海区块链之都,从这里起航。

来源:区块链大本营(ID:blockchain_camp)

作者:共享财经Neo

声明: 鸵鸟区块链所有发布内容均为原创或授权发布,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以及来源:鸵鸟区块链(微信公众号:MyTuoniao),任何不尊重原创的行为鸵鸟区块链都将进行责任追究!鸵鸟区块链报道和发布内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区块链新金融

共享财经旗下新媒体平台,全球区块链资讯领军者,为读者提供最新最全的行业信息,深度报道,前沿资讯,政策解读。

177 篇 作品
28.23W 总阅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