鸵鸟区块链

元界“欠薪门”

蜂巢财经News 2019-01-07 10:18 704
摘要:

国内知名公链元界遭员工讨薪,他们在一个月内未能拿到薪酬和经济补偿后,申请了劳动仲裁。

元界“欠薪门”

1月4日,约20名员工提交了申请劳动仲裁的资料,仲裁对象是运营国内知名公链项目“元界”的公司。

遭裁员的李希(化名)说,去年9月开始,元界陆续裁掉了约50人,主要来自于技术部门,负责交易所和钱包开发的两个部门几乎遭“全斩”,他所在的交易所部门仅剩一人。

引发员工不满的主要为元界的裁员方式和事后补偿。

李希称,裁员前,公司以节税为由要求员工重签劳动合同,降低薪资;裁员时,有人的工作电脑被强行拿走;多人在办理离职手续后,公司未能按新合同履行薪酬发放和经济补偿。

12月24日,在员工的要求下,公司发放了部分薪资,大多数在2000~4000元,“还不到重签合同的基本薪资。”

元界此举引起数十名员工讨薪,他们聚集在一个微信群里,商讨维权。

蜂巢财经多次联系元界创始人初夏虎,但对方未作回应。讨薪员工透露,高层称正在筹钱,但并未明确具体发放薪和补偿时间。

员工多次讨薪未果申请仲裁

1月4日,上海浦建路119号劳动仲裁管理中心,从上午十点到下午两点间,先后有10多名元界前员工赶到这里,提交了申请仲裁上海麦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材料。

上海麦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区块链公链项目“元界”的运营公司。据仲裁材料显示,员工申请仲裁原因是该公司拖欠了被裁员工的工资以及经济补偿,且未给出具体的给付时间。

有被裁的员工出示了他在离职时与公司签订的协议书,协议显示,18000元税前薪资应在12月10日一次性给付。

时间已经快1个月,该员工仍未拿到薪酬,于是申请了劳动仲裁。1个月之内,被裁员的员工至少两次与公司协商,争论时还曾报警。

元界“欠薪门”

元界被裁员工提供的赔偿和薪资发放协议

被裁员工李希透露,从去年9月到12月,元界累计进行三次裁员,共裁掉约50人,其中主要为技术人员。

李希介绍,他在2018年2月入职,主要负责元界旗下交易所RIGHTBTC的开发。11月,他被划进了裁员名单中,“裁员当天,我在办理离职手续时正常签了赔偿协议,一般公司都是N+1,我们只有N。”

李希也出示了他的协议,其中显示,公司会在12月10日将工资和赔偿薪资发放到员工的银行账户,“连同11月的薪资与补偿,公司累计应给我发放35000元。”

不过,这份协议至今未得到兑现。和李希一样被拖欠薪资和经济补偿的大约在50多人,他们自发组建了一个微信群,商量如何维权讨薪。

李希告诉蜂巢财经,他们这一批累计裁了约30人,“交易所就留了一个,负责钱包的全被开掉,量化的也只留了一个。”他称,目前公司技术部没剩几人,一个部门可能仅一两个人在工作。

去年12月20日左右,他们的工资和补偿仍未到账,有七八个被裁员工到公司询问薪资发放情况,双方产生了口角,一度报警。

据参与员工描述,公司CTO陈浩当着民警的面高喊“离职就不是我们公司的员工,找人事去”,并告诉他们申请劳动仲裁。

元界“欠薪门”

有人将当天的讨薪情况发到了巴比特论坛

李希称,连跟他们签离职协议的HR也已离职,经过员工的争取,12月24日,公司发放了部分工资,“有的拿到2000多块,我收到了3000多元。”

在元界的讨薪维权群里,有员工透露,去年9月被裁员的员工薪资基本已经发放。而后来被裁的员工仍未拿到薪酬。

李希记得,双方在去年12月29日再次因薪酬问题起了争执,浦东公安分局陆家嘴派出所曾为双方调解,“当时创始人初夏虎、CTO陈浩都没到场,只有行政负责人来了,答应1月2日会给答复,但再次没有履行承诺。”

裁员前重签劳动合同

元界裁员在去年9月已有苗头。李希回忆,第一批裁员时,公司态度强硬,“当天谈当天走,有员工还被强行拿走了工作电脑。”拿到工资的正是这一批员工,但一些人没有拿到补偿。

李希以为,裁完这一批应该能挺过去,他想着安心工作,和公司一起扛过区块链熊市。

但一个月后,李希收到公司要求员工重签劳动合同的通知,“理由是节税,降低合同薪资。”他透露,重签的劳动合同中,员工薪酬大打折扣,“原本1万多元薪资的,在重签合同后基本变成了4000~5000元之间。”

维权群中有人指出,公司大约有70%的员工重签了合同。他们在群里讨论,重签合同时,HRD单独约谈员工,“他们说,这不强制,‘但你签了钱就更多了,因为可以做节税工资’,还说‘每个人都签了,你也要签’。”

据悉,目前这位和员工谈判重签合同的HRD也已离职。

元界“欠薪门”

重签合同后,员工工资普遍降为4000~5000元

令李希没有想到的是,重签合同仅过去一个月,元界开始了第二批裁员,他成了11月中旬被裁掉的那一批。

有员工认为,以给员工避税为由重新签合同,就是在谋划裁员,“最后就算官司打起来,公司也能少赔点钱。”

对于公司裁员的原因,李希回忆,公司当时给出的说法是“战略调整”,但具体的方向或策略未能传达给员工层面。

“就是资金紧张。”李希认为,这是元界裁员最直接的原因。他回忆,去年10月,公司资金就出现了一些问题,这也直接反映在员工发薪上,“9月裁了一批,10月在职员工的工资也晚发了10多天。”

对此,蜂巢财经多次联系元界创始人初夏虎,但对方并未作出回应。

蜂巢财经联系到元界内部的一位在职员工,对方表示,现在链圈大环境不好,包括互联网、金融等行业都出现了裁员整顿问题,也包括战略调整因素,很多公司裁员的比例高达85%,“公司已经尽力去解决被裁员工的薪资问题了。”

对于战略调整,对方表示不方便透露,“毕竟是公司的未来发展方向和战略部署,相信每一家公司都不会公众于世的。”

兑现技术 无力落地

初夏虎曾说,区块链技术将归于平淡。面对员工讨薪,他也显得平淡,始终未出面表态。

不但蜂巢财经联系不到他本人,讨薪员工表示,去年11月、12月中,他们在处理和公司的纷争时,也无人见过这位创始人。

诞生于2016年8月的元界是国内较早发起的区块链公链项目,该项目的生态的技术架构中包含了智能资产(Smart Property)、数字身份(Avatar)和价值中介(Oracle),项目将支持社区在其公有区块链上开发基于智能资产的各种金融和生活应用。

和2017年涌现出的区块链项目不一样,元界未拿过任何机构的投资,最初主要的融资主要靠初夏虎个人筹资和众筹完成。

在李希看来,公司的运转资金主要来自于初夏虎,“只要他没钱了,工资可能就发不出来。”

海外员工和目前在职员工的工资依然正常发放,但“缺钱”似乎是初夏虎和元界都面临的难题。李希称,12月29日,双方在派出所调解时,公司的行政负责人曾表示,公司一直在筹钱,筹到了会发放给他们。

目前,元界的流通市值在3350万美元左右,在全球排名占据第81位。对比去年4亿多美元的成绩,其流通市值已经缩水了80%。

数字资产在缩水,团队的产品在实现商业化上也举步维艰。一位曾跟初夏虎和元界有过接触的业内人士告诉蜂巢财经,人们对区块链技术的理解存在误差,“元界还没有真正帮助技术来落地实体产业。”

去年7月,初夏虎曾在接受布洛克科技采访时提到,2016年做元界是因为以太坊“The DAO”事件,当时他萌生了做一条公链的念头,“以太坊的分叉让我觉得它不靠谱,一定要自己建一条公链,于是元界诞生了。”

彼时,他看到的方向是区块链当中实体资产的数字化。 

早在2017年2月,元界上线了主链,开通了实体资产数字化的功能。经过一年多的再开发,2018年6月,数字身份的产品也正式上线。

元界的数字资产和数字身份两个理念均通过技术得到了功能实现,但市场需求并未增长、爆发,元界在商业化推广上受阻,堵上了外来收入的大门。

一名公链开发者表示,公链的商业化是行业共同面临的难题,目前依然没有一个公链项目可以实现大规模的商业落地,EOS的DApp也仅在登不上台面的博彩项目上开花。

元界“欠薪门”

元界官网显示的合作方主要为媒体和未能落地的区块链项目

为了摆脱困境,元界也尝试提供DApp的开发环境。李希介绍,元界上曾出现过黄金链、禅道等DApp,不过这些忽悠炒币大妈的应用未取得成功,而他所负责的交易所也主要是一些老用户在用,“基本上没什么用户和流量。”

老路走不通,元界对落地方向的选择迫在眉睫,或许对外宣称的“战略调整”并非虚言。

而在这之前,如何解决员工薪酬问题则是考验元界度过“资金关”的第一道关卡。李希说,仲裁开庭的时间暂时定在了年前,“希望能早点拿到应得的薪酬和赔偿,辛苦了一整年,谁不想拿钱回家过个安稳年呢?”

来源:蜂巢财经News(ID:fengchao-caijing)

作者:武旭升

声明: 鸵鸟区块链所有发布内容均为原创或授权发布,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以及来源:鸵鸟区块链(微信公众号:MyTuoniao),任何不尊重原创的行为鸵鸟区块链都将进行责任追究!鸵鸟区块链报道和发布内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蜂巢财经News

区块链真相派,用深度报道去伪存真

106 篇 作品
19.19W 总阅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