鸵鸟区块链

从时间上算,我和李笑来是同一批人

巴比特资讯 2019-05-20 10:00 2238
摘要:

基本上前半年赚的钱,后半年就吐出去了。”老苏说,“行情再大也大不过形势。

“车船店脚牙”,这最后一个牙字,指的是牙行,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掮客。

在币圈里,也有这么一批人,他们游离于币圈主流之外,却辗转于玩家之间。

他们看似“没什么话语权”、“微不足道”,但若你仔细观察,币圈每个大小节点事件,都会出现他们的身影。这些蛛丝结成的网,有时候也能对整个币圈的走向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老苏和小虎就是币圈的两个典型“掮客”,他们一个是80后,有了家庭和孩子的重担,一个刚17岁,还在为学业奔波。

1.从负债到赚钱再到负债

我第一次见到老苏是在五棵松广场的咖啡店里。

因为“国际会议论坛”,我迟到了一个多小时。等我满怀歉意的赶到时,发现老苏在那里自顾自的已经先吃起来了,旁边还有专门为我点的餐。

老苏面相忠厚,戴着一副眼镜,我刚一落座他就上下打量我。

还未等我开口,老苏便问我:“你能不能把我写的传奇一点?”

“我是2011年进的币圈,从时间上算,我和李笑来是同一批人。”老苏告诉我。“唯一的区别,就是他成功了,我还在币圈默默无闻。”

老苏生于1982年的江苏。那一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刚刚拂过中国。

“可能是因为出生在改革开放中,我从小就不安分。”老苏说,“虽然父母还是希望我安安稳稳。”

因此,从江苏一个普通大学毕业以后,父母希望老苏考个公务员,结婚生子。

“我不喜欢。”老苏心底的不安分因子第一次“发作”,他不满足父母耳提面命,他选择离家出走,只身来到北京,“当时,我告诉他们别老找我,我在北京找工作。”

回忆到这里,老苏狡黠一笑,“其实,我是在北京租了个房子,在准备考研。”

之后,老苏考上了硕士、博士,进了“单位保密”的研究所;结婚,贷款买房,偶尔炒炒股。在外界看来,老苏这条路走的相当“安分”。

“现在来看,如果当时我把买房的钱都投入币圈,或许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老苏想起2009年买房的历史,不无遗憾。

但事实上,经历短时间低潮后,2009年北京房价开始猛涨,平均房价在1.5万~1.6万;而2009年,比特币还是极客小圈子的新玩具。

老苏真正接触比特币,是在2011年,“运气不错,刚进币圈就赶上了莱特币的发售。”

老苏从股市里拿出5000块钱放进了莱特币:“2009年以后,股市就很萧条了,当时我也不知道钱该往哪儿放,投莱特币算病急乱投医。”

第二天,他发现莱特币涨了50%。“太恐怖了。”老苏觉得股市和币圈完全不能比,丰厚的回报撩动着老苏那颗不安分的心。

他先是把股票全部清仓,把当时币圈大大小小的山寨币都买了一些;发现“买什么都赚钱”后,老苏脑子一热,抵押了房子炒币。

结果大家能猜到,在经历2013年的短时暴涨后,遭遇监管和黑客的比特币进入了漫长熊市。

从时间上算,我和李笑来是同一批人 | 十年币圈生存实录


“老婆差点和我离婚。”经历了币圈疯狂大起大落后,老苏又重新负债了。

2.从研究所工程师到职业掮客

投资失败的老苏面如死灰。此后,老苏老老实实上班赚钱还债,再也没有碰过加密货币。

时间来到了2017年。这一年,加密货币迎来了有史以来最为癫狂的时代。比特币从900美元,直接飞上20000美元。各种百倍币,千倍币层出不穷。

与此同时,币圈也成就了一批又一批一夜暴富的人。

“当时我刚刚过完35岁的生日,再有5年,我就40了,我不想平庸。”老苏看在眼里,心里很纠结,“我想趁着还算年轻,再拼一枪。”

按耐不住暴富的诱惑,老苏又一次进了币圈。但和2014年不同,这次老苏没有选择全力以赴,“我有孩子了,尽管我想拼,但我有顾虑。”

“没有大赚,也没有小赚。”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大牛市中,老苏反复操作,但最终还是没有成为一夜暴富的那一批人。

牛市那段时间,老苏每天没日没夜的关注币圈行情走势,上班看,下班看。一天24小时中有20个小时都在行情。

“但基本上前半年赚的钱,后半年就吐出去了。”老苏说,“行情再大也大不过形势。”

两年时间,老苏没赚多少钱:“这几年投资基本上没赚多少钱,房贷也基本上是靠工资和股票还完的。”

就在老苏有点心灰意冷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有一个项目找上他,想让老苏帮他们有偿进行推广。

“因为我在接触各式各样的项目的时候,无意中加了很多的微信群,直到现在,我共计有4000多个币圈微信好友以及几百个币圈微信群。”没想到,这成为老苏最大的“资源”。

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越来越多的项目找上了老苏。

柳暗花明又一村。

“当我发现这么做也能获得不俗的收益的时候,我突然下定决心要在币圈拼尽全力了。”老苏告诉31QU,“不炒币,只做渠道。”

从时间上算,我和李笑来是同一批人 | 十年币圈生存实录

但在做掮客时,老苏也也发现了币圈的“猫腻”。

“越到后面,越发现,有些项目方真的很过分。”老苏说。“现在市面上,10个项目方里有8个都是交易所,这些交易所基本上都找过我让我帮他们去和一些项目之间牵线搭桥。但在我看来,大部分交易所都没有存在的必要。”

“更有甚者,之前在抹茶交易所上有一个项目找到我,(他们)给我很多代币,然后让我帮忙拉更多的人进来,割完之后按比例分成。这些都是他们的原话。”

但老苏没有答应,“我是一个博士工程师,我自认为我比币圈其他玩家看的更通透,有些事情不能做。”

但当我询问这个项目名称时,老苏没有告诉我,因为他担心把自己好不容易打造的圈子给毁掉。

3.未成年主播的喊单之路

“掮客”这个群体,有各式各样传奇的人。

和80后老苏不同,广东的小虎(化名)是一个00后。但和老苏相同的是,小虎在币圈业已浸淫很长时间。

我接触到小虎是在一个微信群里,那时的他正在卖力的为一个项目进行宣传,因此还遭到了群管理员的警告。

当时我看到小虎的微信名后面跟着一串虎牙直播的字样,于是便找到了他。

“老哥,你要从我这儿了解什么呀?你要和我聊天能等晚上9点半吗?我还在上课。”这是小虎和我说的第一句话。

“老哥,能再晚半个小时吗?我在洗漱,这XX学校一会儿就断水熄灯了。”

“老哥,我好了。”

等小虎找了个信号好的地方,我们终于接通了语音,“有什么想问的,你尽管问,我可以很晚才睡,以前做主播的时候,我经常凌晨三四点才睡觉。”

在接触币圈之间,小虎曾经在虎牙做过一段时间的游戏主播。

“当时我什么都播,主机游戏、手游、吃鸡什么的,我来者不拒,现在你看我直播间,还有10多万的热度。”

从时间上算,我和李笑来是同一批人 | 十年币圈生存实录

但是直播不赚钱,大头都让工会拿走了。“正好之前偶然加的一个微信群里有人在讨论区块链的一些事,我出于好奇,就算进了圈子。”

小虎找到第一份和区块链有关的工作,是帮一个项目进行推广。

由于小虎在直播圈有一定人气,又正好在区块链群里,于是便有一个叫“狼雨”工作室的人找上他,希望让他帮忙推广和扩散。

“当时他们让我在电报群、贴吧、微信群等平台上发一些链接,让我拉人进去。但到后面我才知道了什么叫割韭菜,这些都是从狼雨身上学到的。”

“我照做了,做完之后,那个人给了我80块钱把我从群里踢了。”小虎很不忿,“那次推广,他们至少赚了十几个亿。”

后来,那个人成了某交易所的城市合伙人。

尽管小虎对第一份区块链工作没有留下好印象,但他却在推广过程中看到了一夜暴富的机会。

“在那会儿,区块链遍地是黄金。”于是小虎便奋不顾身的投身到了区块链里。

“我第二份和区块链有关的工作,是在2018年帮一条公链进行市场维护,管理电报群、微信群和QQ群。”小虎说,“当时这条公链的CEO给我发了一堆他们的币,当时价格在6块钱左右。我每个月也能拿到不少币,收入还算可以。”

好景不长,2018年1月17日,在经历短暂的辉煌之后,该公链币价从最高位的7块一路下滑,在当年6月份的时候,就已经缩水到不到1块钱,再到后来,币价跌破1毛,直接奔向了归零。

“这是CEO上面的天使投资人在砸盘,所有人都护不住,耶稣都护不住。”小虎告诉31QU,“币价下跌,我收入也变少了。”

但他认为还会再涨回来。“所以我没有选择离开。”小虎说。

“去年6月之后,我加入了某区块链信息平台。在这之前,有一个钱包也找过我,让我去给他们做全职市场维护,给我一个月7000。”

“他们让我去北京,但我不想离开父母,就没答应。当时,这个钱包的CEO告诉我说可以做兼职,一个月3000块钱。”

除了基本工资以外,小虎每帮该平台转化一个用户还能获得额外的提成。

“基本上拉进1000块钱,我能赚个30块钱。”这样算下来,“基本上一个300人的群,我能转化十几个人,差不多这十几个人能带来3万到5万块钱。这样我一个月能多拿1000多块”。小虎说。

提成加底薪差不多有4000多块,这对于一个17岁的学生来说,已经相当可观。

但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却让小虎和平台走向了对立面。

需要补贴家用的小虎便自己在外面接了一点私活,即帮别的项目拉群。“拉几百个人,我就能拿200块的红包。”

这事儿被和小虎一个群的一个用户知道了,他直接向钱包CEO“揭发”了小虎。

钱包CEO威胁小虎,要他停止私自接活推广,但小虎表示:“群是我自己的,而且又没有耽误平台给我的工作,凭什么要我停止?”小虎没有屈从。

“我认为我们是合作关系,而(他们)是把我当成员工了。”小虎告诉31QU。

双方最后不欢而散。

这样算,前后几次和币圈的合作,结局都不算理想。但小虎却依然兴致勃勃。“不用担心,现在我正在做一个新项目,项目方会源源不断找上我的。”

小虎说自己在币圈混了这么长时间,已经积攒了1600多个币圈微信群,每天都有数不清的项目来找他。

4.“掮客”如何看币圈

“虽说我们不是这个圈子里鼎鼎大名的人物,但我们是币圈生存发展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老苏说。

在我问他们各自的区块链和币圈的看法时。老苏推了一下眼睛说:“其实在这个圈子里呆久了,你就会发现,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现在币圈发生的事情老早在股市就已经发生了。”

老苏给我描述了股市周期的走势图,他说这个图套用到币市别无二致。

“先是一场大涨,然后就是一场大跌,然后会迎来一个小阳春回暖,最后就是长期的缓慢下跌。”

只不过,股市一个周期在8年左右,而币圈一个周期也就三到四年。“币圈比股市更浮躁。”

此前,股神巴菲特一直在推崇价值投资,老苏说他和巴菲特想法一样。

“还有就是,在币圈不要太看重技术,更应该看看一个项目到底能为社会带来什么贡献。因为今天牛逼的技术,明天就歇菜了,DAG就是很好的例证。”

老苏表示,“价值投资”“社会贡献”,这两点就是以后他行走币圈的底限。

在老苏看来,“价值投资”就是看一个项目离了区块链技术能不能正常运转。

“现在很多项目都是打着区块链的噱头,其实他们本不必要使用区块链。”

而“社会贡献”则是指,一个项目为社会贡献了多大的价值。

“不要听他们说一旦做成了能对社会带来什么,而是要看他们已经对社会带来了什么贡献。这两点,是我的底限。”

不断优化自身的币圈关系网,打造自己在币圈微信群里的口碑。

“我是打算下半辈子辞职之后一直做区块链的,我要给我儿子赚够他所需要的钱。所以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自己在未来的币圈里拥有更多的自主权。”

小虎今年17岁,目前在学校学习IT技术。但小虎表示,越来越多的项目找上他来,他每天无论上课、下课都被微信群占用了太多的时间。

但小虎很自信,“我的技术,毕业以后去腾讯阿里时肯定没问题的。”

不过,小虎的父母也并不认可小虎现在做的事情,他们觉得小虎和传销只有一线之隔,

“但我更想做区块链,因为这行赚钱快。”尽管小虎如今还未在区块链里赚到很多钱。

“而且,我现在有1600个群,就冲这一点,我就能在北京随随便便找到20000月薪的工作。”小虎对未来并不发愁,“一切就等我明年毕业了。”

在小虎看来,他和成功只有一年的等待。

5.结语

采访持续了近3个小时,从黄昏到夜幕,老苏说自己要去帮忙宣传一个新项目,和我匆匆道别。

走出咖啡馆的时候,万家灯火,老苏自顾自的走了,边走便操作着手机。

而和小虎的采访断断续续的两三次才最终完成,最后一次采访的时间是在下午5点,那时他刚刚放学。

他们走在路上,隐没在人群中,没人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

加入鸵鸟社群交流,微信id:tuoniao02

来源:​31QU(ID:blockchain31)

作者:​中本愚

声明: 鸵鸟区块链所有发布内容均为原创或授权发布,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以及来源:鸵鸟区块链(微信公众号:MyTuoniao),任何不尊重原创的行为鸵鸟区块链都将进行责任追究!鸵鸟区块链报道和发布内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巴比特资讯

巴比特始建于2011年,为国内最早致力于推广区块链技术的专业媒体。我们翻译了中本聪《比特币》白皮书等技术文献,报道国内外优质创业项目与投资事件,发表区块链行业研究报告,不定期举办技术沙龙与培训,让区块链理念与应用得到普及。

511 篇 作品
91.98W 总阅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