鸵鸟区块链

逃顶股市及P2P 惠轶陨落币圈

蜂巢财经News 2019-06-12 18:50 5574
摘要:

对金融市场保持了敏锐度的连续创业者惠轶,最终没能躲过币圈风险。

逃顶股市及P2P  惠轶陨落币圈

熟悉金融风控的惠轶倒在加密货币的风控上。5天后,这位币圈创业者离世的消息,从长江商学院同学张歆彤那里传出。

“亲爱的惠轶同学已于2019年6月5日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张歆彤曾是惠轶创立比特易的合伙人,自称于去年8月离开这家创业公司。

“我至今难以想象,也无法接受,他竟然会选择主动结束自己年仅42岁的生命。”这则消息的措辞将惠轶的离世指向自杀。

外界流传,惠轶自杀,或与他做比特币合约交易爆仓而造成巨额亏损有关。目前,这一猜测并未得到证实。

一个事实是,成立了1年多的比特易在今年5月中旬就搬空了办公室。

比特易的前员工透露,公司区块链目的一级市场投资上亏损,其中也有用户委托的资产,惠轶今年多次在用户群里透露他在合约交易上的操作,“如果真的是大额爆仓,这也只是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惠轶的金融投资作曾被朋友们送上“逃顶侠”的称谓:在股市4800点的高位清仓,在P2P金融行业遭遇暴风雨前急流勇退。

闯进具有“广阔市场空间”的币圈创立比特易后,这个对金融市场保持了敏锐度的连续创业者,最终没能躲过风险,在42岁的年纪陨落币圈。

离世前公司已搬空

6月11日中午时分,北京东三环北路的一处写字楼里,上班族们进入午餐时间,电梯上上下下,迎来送往。 

该大厦10楼的一处办公室大门紧锁,徒留比特易的LOGO,往里看去,偌大的办公室已经空空荡荡。

逃顶股市及P2P  惠轶陨落币圈

比特易办公室内只剩下logo

写字楼的物业管理方称,5月中旬,比特易的办公室就搬空了,“员工好像也都离职了。”

惠轶再也不会出现在这里。6月10日晚上,比特易前合伙人、长江商学院EMBA同学张歆彤在他们的同学群里,通报了惠轶在6月5日“主动结束生命”的消息。

比特易前员工、惠轶之前创业公司的离职员工以及币圈朋友均证实惠轶身世的消息,“已经开始筹措治丧的事了。”

消息扩散后,网上传出疑似惠轶因动用客户2000个BTC,用100倍杠杆做空导致爆仓亏损,因此选择自杀。按照比特币的现价计算,资金损失超过1亿元。

目前,这一猜测尚未得到证实。但网上流出的比特易区块链投资群的聊天截图显示,5月31日上午,惠轶曾在群里盼望BTC的瀑布趋势形成和他对合约价格的看法。

当天,以OKEx的季度合约数据看,比特币合约价格在凌晨上涨至9313美元后瀑布,一个小时内下跌到8645美元。

逃顶股市及P2P  惠轶陨落币圈

OKEx比特币季度合约5月31日4小时线

上午近11点时,惠轶对BTC的合约价格看到7000美元,并在群里自曝“在瀑布前5分钟,开了10个btc的100倍杠杆空单”、“今天早上大概又开了 600 btc的空”。

100杠杆意味着,币价反向波动不到1%就会爆仓。当天比特币季度合约在早晨5点跌至8022美元后,短时间内涨幅约5%。

如果惠轶的开仓是真实的,他无法躲过这1%的波动。

比特易的前员工张晓宇对惠轶操作合约交易并不意外,“之前他也经常在里面喊单,其实这个真的不是一次性时间,而是压死骆驼最后一根稻草。”

投资一级市场遭遇“滑铁卢”

张晓宇去年加入比特易时,看重老板惠轶的才华,更重要的是觉得公司“也比较良心”。

惠轶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曾在IBM中国研究中心任高级研究员,后来加入微软任高级产品经理,他参与开发的Microsoft Surface的产品曾在2008年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年度10大最具创新科技产品。

逃顶股市及P2P  惠轶陨落币圈

惠轶生前的留影(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7年12月,在加密货币市场牛市的顶点,惠轶创建了比特易,产品定位为区块链市场数据分析工具。

惠轶多次在一些采访中强调过加密货币市场“投机性重”、“像赌场”,他的初心是将比特易打造成加密货币市场的同花顺,既有为各类监管机构和行业研究机构提供的定制化数据监控服务,也有为用户提供数字货币市场交易数据、指标分析、风险提示的工具。

如今打开比特易的APP,仍可以看到“工具”一栏下面,有合约狗、撸庄狗、波段狗、盯盘狗等多个插件。

”去年前期赚钱是真的。”张晓宇回忆,当时公司走两条路线,一条是比特易的量化和几条“狗”,这些工具后来以付费服务做了商业化;另一条是给大户做资管,“投入10个BTC以上的用户算大户,资管合同很良心,止损线很高,所以亏了都是公司自己赔。”

张晓宇说,第一条路虽然稳,但由于去年币圈形势,玩的人越来越少,提不起劲,赚不到钱,“第二条路赚了不少,所以惠总的眼光开始放在第二条路上。”他介绍说,大户的资管服务中包括区块链项目的一级市场投资和量化交易。

而在张晓宇看来,一级市场的投资亏损是公司营收状况的转折,“前期投了太多的空气项目,被套了。”

当时正值加密货币市场走凉,大量的区块链项目在二级市场跌破发行价。不少区块链投资机构的回报也开始走下坡路,投资一级市场的比特易也未能避免大行情的不利影响。

以量化基金募集用户BTC

试图扭转局面的比特易利用数据分析的优势推出了量化基金。一份比特易用户梳理的信息显示,2018年11月,该公司开始向用户募集比特币,为用户制定对冲策略。

比特易曾放出首期用户基金收益单,“对冲策略II”的三个月最终收益为79%。同时,海报里还放出了今年1月14日将开启新一期基金线上路演的信息,“一共募集了两期,暂时知道的是超过600个BTC。”用户在梳理信息中称。

逃顶股市及P2P  惠轶陨落币圈

比特易展示首期用户收益单海报为下期募资造势

今年5月,比特易的用户开始发现异常,“APP不更新,群里没有回应。”

或许异常在更早的时候已经显现,比特易的公众号在2月11日后再没更新,APP的“社区”一栏中,留言板上的最新信息停留在46天前。

5月,有用户在比特易区块链投资策略群里询问资金的赎回时间,他想将基金里的比特币拿回来,惠轶当时没有出现,微信名为Pat的人员回复称“6月底”。

在上述用户抛出“不是跑路了吧”的问题后,自称已于去年8月辞职的比特易合伙人张歆彤出现,点名Pat与上述用户登记,“下个月清算第一时间安排。”

对于群里询问价格位置和操作的用户,英文名为Jasmine的张歆彤回复,“我们现在不公开自己的观点。”

6月初,比特易的用户开始慌了,因为有人在群里放出该公司办公室搬空的照片,有人建议报警。

6月10日,群里不断@惠轶的用户得知噩耗,“惠轶自杀了。”他们将相关信息整理成文,指控“比特易非法集资亿元比特币疑似诈骗”,他们甚至不相信惠轶离世的消息。

张晓宇觉得,公司投资空气币被套、亏损是惠轶在后期高杠杆、大仓位的操作比特币合约的原因,“心态崩了,急于回本。”

“逃顶侠”未能躲过币圈风险

老墨无法相信,他的前老板会因为亏损而选择自杀,他曾在惠轶此前创立的社会化理财平台“神仙有财”工作,“他是一个谦和而谨慎的人,对互联网金融市场的预见性很准。”

创办比特易之前,惠轶在2016年成立“神仙有财”,用大数据的方式为高净值人群提供理财产品,那是他在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第二次创业。更早的2014年1月,他和别人合伙成立了花果金融,为中小企业提供短期借款。

3年多里,惠轶的两次创业,几乎经历了互联网金融在中国从风口到寒冬的整个过程,而他做到了及时抽身。

逃顶股市及P2P  惠轶陨落币圈

滑雪中的惠轶(图片来自网络)

有统计显示,2015上半年,领域内的融资项目达130笔以上,总计融资额超345亿人民币。一整年里,P2P网贷行业的平台数量达到2595家,成交额达到9823.04亿元,同比增长288.57%。

当年5、6月份间,惠轶却从花果金融退出了,年底,“e租宝”事件爆发彻底暴露了P2P金融的风险。

几乎是就在他辞职的那段时间里,沪指站上4800点,他将股票全部清仓。一个月后,股市大跌,A股陷入危机。

两件事之后,朋友们为他送上了“逃顶侠”的称号。

后来惠轶在接受铅笔道采访时提到当时互联网金融市场繁荣与现实的不匹配,更让他不解的是P2P行业没有一个正常的退出机制,“所有的平台加起来约5000多家,按照规律,三年后可能会剩下500家左右。大部分是要死的,而死的路径只有一个:跑路。”

在长江商学院积累后,惠轶选择重回行业,于2016年年初创立“神仙有财”。他办公室正面墙上写着一句话,“你要真心喜欢钱,钱的别名是自由。”

“神仙有财”没能让惠轶在追求钱的道路上更加自由。2016年8月24日,银监会等四部委正式发布P2P监管细则。第二天,惠轶在个人公众号上写下,“P2P已死,有事请烧纸”。

或许是对“自由”的向往让惠轶将创业的目光转向币圈。创立比特易后,他曾多次在采访中提到这个领域的“广阔市场和机会”。

一位他的生前好友回忆,两年前,惠轶要进这个圈子时专门找他聊过,“因为在网贷行业被监管烦了,我说这个圈子丛林法则更凶险,千万要注意,切忌不能玩杠杆期货,卖卖技术流量就是了。”

令他没想到的是惠轶没能躲过凶险,“欲望是魔鬼啊!”

加入鸵鸟社群交流,微信id:tuoniao02

来源:蜂巢财经News(ID:fengchao-caijing)

作者:文|武旭升 编辑|文刀 嚯嚯、凯尔对此文亦有贡献

声明: 鸵鸟区块链所有发布内容均为原创或授权发布,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以及来源:鸵鸟区块链(微信公众号:MyTuoniao),任何不尊重原创的行为鸵鸟区块链都将进行责任追究!鸵鸟区块链报道和发布内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蜂巢财经News

区块链真相派,用深度报道去伪存真

132 篇 作品
27.91W 总阅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