鸵鸟区块链

加密货币交易所陷“混战”:期货合约成新玩家上位良方?

31QU 2019-06-18 11:00 2863
摘要:

“币币交易所上线期货合约,只是时间问题。”

6 月 19 日,世界上最大的期权交易平台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结算完最后一个比特币期货合约,之后将不再提供任何期货产品。一时间,关于比特币凉凉的流言渐起。

与大机构撤退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合约产品越来越成为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标配,据AICoin 统计的数据,目前上线期货合约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已超过 10 家。

“几乎所有开通币币交易的平台,都在觊觎合约这块业务。”

DueDEX 市场总监雒正兴告诉 31QU,由于合约的高频交易性,平台依靠这块业务收取的手续费将是币币现货交易的数倍,能引来众多交易所布局,“不足为奇”。

事实上,国内加密货币交易所尝试推出期货的时间,最早可追溯至 2013 年,但却被后来者 BitMex 赶超,原因何在;市面上让人眼花缭乱的期货合约产品,还存在哪些问题;上万家加密货币交易所在同一赛道上竞逐,期货合约会是新玩家破局的切入点吗? 

蜂拥而上 

近年来,加密货币衍生品期货的发展势头迅猛。

6 月初,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公布信息称,其 5 月份的比特币期货的成交量和持仓量,均创下了自 2017 年推出以来的新高,该月份平均日交易量超 13600 份合约,名义交易价值约 5.15 亿美元,同比增长超 250%。

加密货币交易所陷“混战”:期货合约成新玩家上位良方?

▲ 去年12月至今年5月,CME 比特币期货情况

另外,新增交易账户有 223 个,这是自 2018 年 1 月以来增长最多的月份,表明机构利益有所上升。

广阔的市场,引得加密货币交易所纷纷入局,意图分到一杯羹。

去年 12 月 10 日,火币合约正式上线,同月 19 日,OKEx 官方也发布公告称,正式上线永续合约实盘。据 AIcoin 数据,近日,OKEx 的比特币合约(包括交割合约、永续合约)的日交易额就超过 5 亿美元。

今年 5 月 16 日,The Block 援引智能订单路由平台 bitsian 两位创始人消息称,币安正在筹建永续合约交易平台,并预计下季度推出,随后,还有网友发现,币安官网设置了现货杠杆业务入口,开设 BNB、BTC、ETH、TRX 和 XRP 等 5 种加密货币的 2 倍杠杆功能。

加密货币交易所陷“混战”:期货合约成新玩家上位良方?

▲ 早在一个月前,已有人在Reddit上披露,币安正在测试杠杆交易

这一切讯息似乎表明:距离币安推出加密货币衍生品,只差了官方公布的临门一脚。

除了三大交易所,更多的交易所也在布局期货合约业务。今年 3 月,抹茶 MXC 上线永续合约,4 月,BHEX针对期权业务上线高杠杆交易,BFX.NU 主打以 USDT 作为入金渠道的期货,BBX 则专注于做加密货币永续合约,曾以“交易即挖矿”突围的 FCoin,也将于 9 月初上线合约交易平台 FMex……

这些大大小小的交易所,打着主打期货合约交易旗号,开始疯狂扩张阵地。

事实上,去年 10 月前,交易量排名前 10 的交易所中,只有 BitMex 和 OKEx 两家开设了期货交易,且只有前者开设了永续合约,但仿佛一夜之间,多家交易所就相继传出测试合约的消息,之后很快上线了期货。

交割合约、永续合约开始成为交易平台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看中商机的不止赛道上的交易所,还有跃跃欲试的新玩家。

雒正兴的团队最近正忙着筹备新交易所,他们的交易所 DueDEX 主打期货合约交易,他直接了当地对 31QU 说:“基本上,所有开放币币交易,但未上线期货的交易所,私底下都在谋划什么时候上线这块业务。”

年初项目启动,6 月上线测试网络,整个周期并不长,在雒正兴看来,同行们上线合约,只是时间的问题。

 潜藏的机会 

合约,又称期货合约,指签订的双方承诺在未来某天以特定价格买进或卖出一定数量标的物,这个标的物可以是大宗商品、大豆、小麦等农作实物商品,也可以是股票、债券、外汇等金融产品。

作为一种规避价格波动风险的工具,合约为散户、机构投资提供了趋势投资、风险对冲的选择,将这套在传统金融市场流行的玩法迁移至加密货币市场,也就成了如今大家所知的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合约交易。

“相比于币币交易,期货合约有更好的扩展性。”

雒正兴表示,“在传统金融市场里,期货交易所或衍生品交易所的体量是现货交易的 17 倍,这还是几年前的数据,但如今加密货币期货的体量,还不到现货交易的 1/2,也就是说,这块业务还有几十倍的发展空间。”

市场广阔必然引来众多淘金者,但事实是,目前还未出现十分完备的加密货币衍生产品。例如,以百倍杠杆闻名于币圈的期货交易所 BitMex,虽然依靠期货交易,常年稳居比特币交易量榜首,但“上面跑的大多是做策略的机构”,并不适合普通散户。

另外,包括 BitMex 在内的多家交易所,都采用的是币本位,对用户来说,有时合约处于盈利状态,但如果加密货币价格下跌了,用户兑换成法币后,也会变成亏损状态。

除此之外,交易平台合约系统漏洞频现、交易机制不完备,数据不公开等问题,也一直被玩家诟病。

6 月 2 日,交易平台 58Coin 出现故障,资产端数据显示不准确、无法操作,部分用户遭遇爆仓,后来还引发用户与官方工作人员对峙,但沟通并未达成一致,最终还是以“平台没有恶意爆仓,原因在于服务器”草草收场。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 58Coin 首次出现问题了。去年 8 月,58Coin 就曾发布声明称,因永续合约定价漏洞被利用,“羊毛党”在短时间内进行了巨量套利,平台紧急冻结了 15 个恶意操作账户,随后升级了系统。

“市面上很多交易系统的性能,根本无法承受尖峰时刻几千、上万,甚至十万级别用户瞬间涌入。”雒正兴告诉 31QU,“尤其是短时间行情波动剧烈的时候,用户想平仓,或进行其他操作时,某些平台的系统根本没法承受这么大的流量。”

因为无法及时操作,资金损失后,用户极易把矛头指向交易所,“平台单机操盘、左右市场”的声音此起彼伏,再加上目前还未有完善的监管制度,交易平台私底下有无操控数据,用户根本无法获知,只能依靠平台的一面之词。

而部分交易所,的确还存在价格操控、定向爆仓问题。

BFX 顾问郐冬告诉 31QU,“如果想知道某个交易所的合约是否存在操控可能,可以观察他们的标的价,是否锚定了多家主流交易所,以及与其关系密切的交易所,上面代币价格的影响权重是否合理就能发现。”

而在雒正兴看来,除了技术与监管问题,当前的期货产品还存在其他问题,“相对于传统的期货交易产品,加密货币交易所收取的手续费还是过高了,对于很多专做量化的团队来说,频繁交易产生的手续费自然水涨船高。”另外,他补充说,相较于现货交易,期货合约的客户服务,也需要更高的水平。

 曾经的辉煌 

有数据显示,今年 3 月,OKEx 和 BitMEX 两家交易所每日处理的衍生品交易额逾 21 亿美元,今年 5 月份,BitMEX 日交易额最高达100 亿美元。从用户数据看,期货合约交易也呈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据币coin 数据显示,近期,用户的比特币虚拟合约持仓量近 400 万张。

加密货币交易所陷“混战”:期货合约成新玩家上位良方?

 ▲ BitMex 官网上公布的交易数据

巨大的市场引来狂热淘金者,事实上,中国交易所在加密货币衍生品方面的尝试并不晚,早在 2013 年,国内就有创业者推出期货交易平台。

“最早的期货交易平台应该是六年前朱荣创办的 796,其实早年的 OK、火币都推出过类似的产品,当时火币旗下的期货交易所还叫 BitVC。”雒正兴回忆。

据了解,作为国内最早推出加密货币期货的平台,796 曾依靠类似“交易即挖矿”的“交易送股”模式完成冷启动,并迅速打开局面,推出仅 2~3 个月,用户就爆棚了,作为首个吃螃蟹的创业项目,796 长期稳居期货交易所的首位。

但迅猛的发展也存在着隐患,由于“交易规则设置不够完善,技术架构太简单……无法对交易所进行大手术,只能局部修修补补”,加上交易系统卡顿、平台宕机、资产被盗等各种黑天鹅事件,最终在用户的谩骂和唏嘘声中,慢慢退出了历史舞台。

试水的不只有 796。

2014年,国内交易所开始涉足融资融币业务,当年 5 月,虽然国内五大比特币交易平台宣布采取“一致的自律行动”,决定不再开展与比特币相关的杠杆交易,但仅过一个月,火币网就推出子平台 BitVC,重启融资融币。

2014 年 8 月,OKcoin 宣布推出以比特币进行结算的比特币虚拟期货,11 月,正式上线 20 倍杠杆,设置了止损止盈功能,支持全仓、逐仓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2014 年11 月,币圈发生了一起比特币期货风波,国内三大期货交易平台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系统亏损,其中 BitVC 的系统亏损达到了 46.1%,也就是说,净盈利的用户需要把近五成的盈利分出去,一时间怨声载道。

系统亏损:即期货交割时,计算产生的系统性亏损。价格剧烈波动,系统亏损会对交易平台产生很大风险,因此,早期交易所大多采取将系统亏损按比例分摊给净盈利用户的方式。

对于此次黑天鹅事件,火币创始人李林一再解释,“事件只是偶然,属于天灾”,此后,BitVC 开始成立平台风险准备金,将每周手续费的 20% 提取出来作为风险准备金,以后再出现亏损分摊的情况,优先用风险准备金,不足部分再由盈利用户分摊。由于设置了止损功能,OKCoin 在此次事件中的比特币分摊权数只有 3% 左右,而 796 的比特币分摊权数则在 25%。

2015 年,796 公开的冷钱包余额只剩下了 0.00040006 BTC,也逐渐退出了人们的视野;2017 年 9 月,火币回应七部委的号召,正式关闭BitVC。此前的三大期货交易所,最终只剩下 OKCoin,也就是今天的 OKEx。

去年 12 月 19 日,OKEx 发布公告称,正式上线永续合约实盘,至此,OKEx 的合约产品包括了交割合约(又分当周、次周和季度交割)与永续合约,交易对近 10 种。而火币,也在当月上线了交割合约,共 7 个交易品种。

随着大大小小的交易所陆续推出合约交易,加密货币衍生品这条赛道上的玩家越来越多,玩法也越来越丰富。

交易所突围新维度:合约?

据行业数据显示,目前全球加密货币交易市场,排名前 20 的头部交易所瓜分了整个市场 90% 以上的利润,只剩下 10% 的利润留给数千家,甚至上万家小型交易所抢夺。

“币币交易竞争激烈,对交易所创业者来说,瞄准期货合约确实是个好机会。”BFX顾问郐冬认为,目前市面上的合约产品还存在很多问题,如标记价不合理、参与门槛高等,如果从这些痛点入手,新玩家依然有机会。

差异化的打法,才有可能突围。

“像 OKEx、火币这些平台推合约,他们的获客成本确实较低,因为基本上是从现货交易的用户迁移而来,而如果是 BFX 这样的新平台,就必须找到更好的切入点,”雒正兴同意这一观点,“期货这块,获取一个有效的用户成本为 99 美金,也就是说,一个新用户的成本差不多得有 1000 元。”

郐东表示,比如对于用户诟病已久的“插针问题”,他们的解决方式是采用多家主流交易所的代币价格的加权平均数,作为标的价。此外,目前他们并未设置过夜费,“考虑到收入情况,后续也可能会取消。”

“像 OKEx、火币等平台,除了手续费,还有上币费、项目服务等收入,作为一家单纯做期货合约的平台,除了用户的交易手续费,我们还没想到其他的收入来源。”不过,郐东表示,目前国内的期货交易所对标的大多是 BitMEX,他们则对标 CME,不局限于加密货币,而是各类期货产品,当前还没有很多团队布局。

雒正兴则认为,即便目前已有大量交易所竞逐,但“如果是行内人往外看,这个巨大的市场,竞争对手并不是目前最大的问题,重点还是看产品,比如平台系统的安全、交易深度、公开透明的规则,以及客户服务等。”

“加密货币衍生品越丰富,盘子做得越大,机构进场的可能性才会更大。”他甚至认为,期货交易是未来加密货币能否爆发的契机。“合规的期货衍生品交易所受制于监管,目前的体量还很小,但给传统的金融机构提供了入金渠道,最关键的是对市场的教育作用,衍生品交易量只会越来越大,从增速看,未来一定会超过币币交易。”

2017 年 12 月,随着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先后推出比特币期货交易,整个加密货币社区为之欣喜若狂,市场陷入一片狂欢。

当时,人们认为这预示着机构投资者很快入场,比特币还将再创辉煌,只是结果并未如愿。而在经历一年的尝试后,本月 19 日,Cboe 决定结算完最后一个比特币期货合约后,之后将不再提供任何期货产品。

一边是主流期货交易机构对加密货币期货的拒绝和“观望”态度,另一边,新的期货合约产品又在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甚至出现部分主打期货合约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接下来,期货合约能否搅动加密货币这一池春水,进而把加密货币交易的生意做大做强,吸引更多的传统机构资金进场,依然值得关注。可以确定的是,交易所间的期货合约战场,已然拉开了帷幕。

加入鸵鸟社群交流,微信id:tuoniao02

来源:31QU

作者:林君

声明: 鸵鸟区块链所有发布内容均为原创或授权发布,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以及来源:鸵鸟区块链(微信公众号:MyTuoniao),任何不尊重原创的行为鸵鸟区块链都将进行责任追究!鸵鸟区块链报道和发布内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31QU

链接未来

170 篇 作品
28.71W 总阅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