鸵鸟区块链

专业羊毛党:炒币亏损50万,薅羊毛赚回30万

31QU 2019-11-08 16:20 3455
摘要:

“什么项目他朋友一知道,一周内必黄。他有一大堆黑科技设备,和一大堆专业网络设备。”

专业羊毛党:炒币亏损50万,薅羊毛赚回30万

在币圈的生态中,除了项目方、媒体、投资者等常见角色以外,还有一种不为大众关注,但对项目产生重要影响的工种——羊毛党。

他们单兵或者团队作战,在不违反项目方设定的规则下,进行大规模的操作,所到之处往往“片草不生”,往往令项目方闻风丧胆。

区块链项目初期启动的时候,通常会出台一些拉新优惠措施,例如每邀请一个用户注册账号,邀请者获得XX代币(某个项目的原生代币或者USDT等),交易所则采用返还一部分被邀请者等手续费等等。其中比较著名的几个项目包括:2018年Enumivo对使用以太坊钱包向某个智能合约转账0 ETH的用户空投ENU代币;本体向每个在官网订阅了邮件的用户空投1,000个ONT(本体的代币),以及最近非常火热、导致EOS网络资源紧缺的EIDOS空投。

以上的项目都有羊毛党的身影,他们控制着成百上千个账号,获得远超普通用户的代币,并创造了通过薅羊毛暴富的神话。

“做一个羊毛党挺好的:白薅总不会亏钱,最多伤点时间。”专业羊毛党「王二」(化名)向31QU表示自己的态度。

下文我们通过王二的阐述,来一窥其中的门道。 

专业羊毛党:炒币亏损50万,薅羊毛赚回30万

 羊毛党的作战流程 

币圈竞争最激烈的一个赛道是“交易所”,因此很多交易所推出的优惠措施很大,王二也认为:“交易所羊毛,是大毛最常发生的地方。比如畅思,一个账号几千块。鲸交所的羊毛也不错。但是交易所是最难薅的,它们的安全监测多,爱封号。特别是小交易所,一言不合就跑路,根本就没想送。” 同时他一气呵成地介绍了羊毛党的常规作战流程: 第一步就是寻找羊毛。 好的羊毛只能凭运气。例如最常见的就是交易所羊毛,有些实在小的不能再小的交易所或者项目,就放过吧,大多数浪费时间。 找到可薅的项目后,接着观察他们的认证难度。交易所的认证方式主要有以下3种:1. 手持身份证;2. 人脸识别;3. 综合认证。 手持认证是最简单的,很容易通过。 人脸认证也算简单,可以找到任务平台发布任务,一单大约5-10元。

专业羊毛党:炒币亏损50万,薅羊毛赚回30万

某任务平台的实名认证服务

综合性认证的则是手持+人脸视频识别+刷交易量认证+数据监控。这种不推荐薅,因为多数都是被封号的。 有了这些资料后,就可以开始薅了。 不过这时候还需要准备一些切换IP的工具和浏览器的工具。因为交易所通常都会记录登记IP和设备,如果同一个IP注册大量账号,很容易触发风控,导致被封号。 工具准备好以后,换了IP,浏览器打开匿名模式,清楚COOKIES,严格风控的项目甚至要开虚拟机,就可以正式开始注册账号了。 其中要注意的是手机号问题,有条件的自己多养些手机号,没条件的可以使用接码平台,大概1毛钱可以接到一条短信。 最后就是风控问题,如果一个账号邀请了几百人,那么是很容易被封号的。因此最好分批进行,比如一个号邀请十来个以后,换成别的号。 最终就是听天命了:要么白干,要么暴富。 白干和暴富的比例,需要看眼光了。我看中的项目,60%都没白干。 记得第一时间把薅到的币变现,不要有感情。 卖卖卖。最后王二作了补充:

羊毛党要有职业操守。

坚决不对任何项目产生情感,绝不被反薅。

一个项目跨了就速度换下一个,被浪费时间维权。

根据王二的说法,坚持“卖卖卖”原则下来,他从没亏过。 在微信群里,由于这一策略,王二又被群友称为“卖总”。

专业羊毛党:炒币亏损50万,薅羊毛赚回30万

 一个专业羊毛党堪比一个军团 

王二给羊毛党做了一个简单的分门别类:

有些是专门地推的;有些是发任务,例如通过邀请链接注册,补贴多少钱给你;有些是靠编程纯技术薅的;有些是设备型的,一个人控制一片手机墙。

而王二则属于“靠编程纯技术薅羊毛”,也可以划分为“技术性专业羊毛党”。其他邀请真实用户的羊毛党可以简单归结为“普通羊毛党”。 基本上专业的羊毛党所控制的账号(手机号/钱包地址等)在几十到上千甚至上万个,王二表示:“一个人控制几百个账号,群控的感觉还是挺过瘾的”。而他的以太坊账号达1,600多个,“因为很容易注册”,能控制的手机和电脑也达十几台。

专业羊毛党:炒币亏损50万,薅羊毛赚回30万

王二掌握的以太坊钱包地址

但是他表示自己的段位还不够高级,另外一个「X老板」(化名)才“威水”:“X老板他不仅限于币圈,是全领域薅。楼盘开业抽奖,他去薅别人空调沙发。银行APP啥的他把优惠券、满减额度全薅了。至于币圈抽奖活动之类的,他一个人占抽奖名额一半以上。” 除此之外,王二还介绍了X老板的两件牛逼往事,“之前有个安装软件的推广,大致是在一台上安装一个软件送多少钱这样的。结果,他跑去当地各大网吧,跟网管沟通好,把全市的机器全部安装上这个软件。” Brave是一款无广告、响应速度快,植入代币激励的浏览器,但它的代币BAT也遭到了X老板的“毒手”:“ 还有个叫BAT币的,中国区起码有一大半他的团队薅走的,逼迫别人升级了好多次验证。甚至还有项目方发邮件给他,说项目已黄,别薅了。” 王二还介绍了一个“更可怕”的羊毛党,是X老板的朋友:“什么项目他朋友一知道,一周内必黄。他有一大堆黑科技设备,和一大堆专业网络设备。”最后心有余悸地加了一句:“幸好,他们现在的目光大部分在传统互联网行业,放过了币圈。毕竟那个市场更大,项目更多。他们设备多,经验足,玩互联网项目优势更大。” 一个专业羊毛党堪比一个军团,因此对项目方机制的设计非常考验,稍有不慎,项目方可能会因此出现重大的问题。

专业羊毛党:炒币亏损50万,薅羊毛赚回30万

 对羊毛党爱恨交加的项目方 

当问及是否有平台是被羊毛党撸倒时,王二首先表示,“一个项目永远不是靠一个羊毛党就能玩垮的。如果它真的倒了,根本肯定是那个项目有问题。羊毛党只不过加速了进程而已。” 但随后他补充:“确实有些项目是被羊毛党玩垮的,例如POB、区分、支点、32知……Steem上的好几个小项目,也瞬间被薅黄了。” 至于项目被玩垮背后的原因,王二归纳了几个原因:1. 币价跌了。2. 币的分配不均衡,认真玩的抱怨币都被薅走了。3. 治理力度过大,玩家羊毛一通全杀光,导致没人气。4. 本来穷,抠门不发币,全跑了。 因此对项目方而言,项目启动时的拉新鼓励机制设计要非常非常谨慎。 即然羊毛党的罪行如此“恶劣”,项目方是否应该赶尽杀绝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不能一棍子打死:众多普通羊毛党活跃地邀请用户,为项目方创造了很好看的数据,例如注册用户、日活、使用时长等等。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是,普通羊毛党和用户之间没有一个明确的界限,它们之间可以转化,例如为了获得交易所奖励的用户被邀请过来,如果有买币的需求,他们很有可能产生实际的购买行为;内容平台的羊毛党在为平台提供内容,可能也会在平台上停留,进行真实的看内容等行为。 对此,王二的建议是:“羊毛在左,资金盘在右。羊毛党和权重党的界限要清晰,他们最好不要碰在一起并且各自有各自的空间。封杀羊毛其实很简单,数据上是很清晰的,但是封杀完毕后平台很可能就没人气了。” 最后关于羊毛党的活跃是否遵循牛熊规律时,王二说:“无论牛熊,只要有机会,他们马上过来,毕竟人员设备都是现成的。” “比如这次EIDOS,X老板轻轻投入了几十台手机,也薅了不少EOS走。” “当然,EIDOS我也薅了。”王二补充,“但是薅的不多”。

加入鸵鸟社群交流,微信id:tuoniao02

来源:31QU(ID:blockchain31)

作者:深度炼丹

声明: 鸵鸟区块链所有发布内容均为原创或授权发布,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以及来源:鸵鸟区块链(微信公众号:MyTuoniao),任何不尊重原创的行为鸵鸟区块链都将进行责任追究!鸵鸟区块链报道和发布内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31QU

链接未来

194 篇 作品
38.18W 总阅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