鸵鸟区块链

灵魂绑定代币综述:起源、应用场景与技术实现

鸵鸟区块链要闻 2022-08-17 17:10
摘要:

目前NFT市场有1075个项目涉及刷单交易,涉及刷单交易的地址超过8.2万个

作者:Solv研究组

导言

5 月初 SBT 论文发表之后,迅速成为整个 Web3 领域最热门的话题之一。我本人在数字资产领域学习实践多年,对于 SBT 一方面感到兴奋,另一方面也多少有些怅然。兴奋是容易理解的,怅然何解呢?主要是因为,在创建去中心化的信誉体系这个问题上,类似 SBT 这样的思路,之前也有人提出来过,甚至有些想法也很精彩。然而,之前所有人的种种灵光一闪,最终只是停留在舌尖茶杯之中。最后要引起普遍共识,驱动行业进步,还得 Vitalik 发话。为什么?因为这件事情的难点不在于技术,SBT 在技术上也没有什么惊人之处,这件事情的难点在于观念的突破,在于思想解放,在于与自由放任的教条的密码朋克主义分道扬镳,走向负责任的自由主义。

我们知道,整个 crypto 肇始于比特币,而比特币则是对 1993 年 3 月起草的《密码朋克宣言》的回应。因此,密码朋克主义是 crypto 的意识形态起点。密码朋克主义的核心主张是什么呢?两句话:第一,保护个人隐私是在数字时代捍卫开放社会的必要条件;第二,必须自己动手,通过密码学保护隐私。这两项主张乍看上去毫无问题,但其中包含了一个重要的假设,即每个人都有足够的条件和能力,能够正确地使用密码学工具来保护自己。众所周知,密码学,无论是其原理还是应用,都是相当严格和有难度的。毫无疑问,上述的假设,就限定了密码朋克主义只能是一小撮技术极客们的信条,完全不能够拓展到更大的范围。因为一旦这个前提条件面对真实的开放世界,立刻就会撞得粉身碎骨,从而暴露出一大堆现实问题:普通人没有能力掌握密码学工具怎么办?有人利用其他人对密码学的无知而作恶怎么办?有人利用密码学掩护自己的犯罪怎么办?等等。密码朋克主义对这些问题的回答是鸵鸟式的,他只会辩称,容忍这样的作恶和犯罪是维系开放社会必须付出的代价,所以,施害者上帝保佑,被害者活该倒霉。在学术上,这被哈耶克作为「教条的自由放任态度」予以批评。在实践中,主流社会更是绝对无法接受和认同。因此,如果从比特币走到 Web3,底层的观念还是密码朋克主义,还是这种教条的自由放任态度,那么这个产业就绝不可能成为主流。

Web3 需要怎样的意识形态?我们认为,Web3 需要以负责任的自由主义作为新的观念基础。这种观念,可以用哈耶克的一段话加以概括:

「自由主义的论点,是赞成尽可能地运用竞争力量作为协调人类各种努力的工具,而不是主张让事态放任自流。... 它并不否认,甚至还强调,为了竞争能有益地运行,需要一种精心想出的法律框架。... 这种法律制度的目标在于,既维护竞争,又使竞争尽可能有利地发挥作用。」(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第四章) 

这就是说,真正能够促进数字经济良性发展的自由主义,必须以维护和促进良性竞争机制为总之。诈骗和抢劫当然不是良性竞争,既然如此,一个纵容诈骗和抢劫,并且掩护恶性和犯罪的机制,当然是反自由主义的。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与那些口口声声以自由主义为幌子为 crypto 世界中的罪行辩护的人所声称的相反,密码朋克主义,一旦将其领地扩张到开放世界,就立刻站到了自由主义的对立面,成为开放数字经济和自由市场的敌人。

SBT 的重要性必须放在这样的高度上来认识,其本质就是将信誉机制引入到了 Web3 当中,使得数字世界能够对账户的信誉进行评价和度量,在去中心化世界里建立声誉、责任和社会资本。这些机制,都是建立良性竞争机制必不可少的。完全可以说,SBT 的出现和推广,将为 Web3 和 crypto 世界「换心」,把整个 Web3 推入新的时代。因此,我们认为,SBT 是 2013 年底以太坊白皮书以来整个 crypto 领域最重要的一次思想解放。

然而,若不是 Vitalik 本尊亲自表态,这样的主张,恐怕一提出来,就会在海量的口水和责骂之中寸步难行。此前不是没有人提过这样的想法,但是一提到要引入声誉等新的机制,立刻就会跳出一大批人来像念经似的坚持教条的密码朋克主义的那一套。这种思想禁锢,不但阻碍 crypto 与主流经济的结合,也阻碍了 Web3 自身技术和应用的发展。所幸 Vitalik 风华正茂,耳聪目明,还能够以一肩之力扛动行业前行。但我们不禁要问,涉及到这种思想观念上的重大突破,是否非得要 Vitalik Buterin,或者甚至中本聪复现,才能够推动?难道区块链和 Web3 社群的思想已经如此僵化教条了?

在下文中,Solv 研究团队将详尽解读 SBT 的机制、意义以及细节。但是,我更希望读者能够理解 SBT 的思想意义,并且对我们自己的底层观念进行一番反思和审视。实用主义地说,这或许有助于我们把握 SBT 所带来的新机遇,但更重要的意义或许在于以这种反思和审视来防范这个行业思想固结的危险。( 孟岩)

Intro

2022 年 5 月 11 日,Vitalik Buterin 和 E. Glen Weyl、Puja Ohlhaver 共同发表了新论文《去中心化社会:寻找 Web3 的灵魂》,集中讨论关于新型 Token SBT(Soulbound Token,灵魂绑定通证)的概念、应用和实现技术,以求打开 Web3 的新局面。

一经发布,该论文立刻引发整个区块链世界的热烈讨论,大量的讨论主要是围绕 SBT 概念、应用场景以及 DeSoc(Decentralized Society,去中心化社会)的构建等基本问题所展开的。

本文则试图从 SBT 的来龙去脉来综述这一概念的起源、深层含义、应用场景与技术实现,以求为大家进一步讨论 SBT 提供一个初步的全景式理解。

1 - SBT 简介

1.1 什么是 Soulbond(灵魂绑定)?

Soulbond(灵魂绑定)这个概念,玩过网游或大型多人在线游戏(MMORPG)的人,特别是玩过《魔兽世界》的人(比如 Vitalik Buterin),一定非常熟悉。它是游戏底层的一种把游戏装备绑定到玩家角色而阻止其被交易或邮寄的机制,初衷是为了防止低等级玩家过早使用高等级玩家才能接触的强力装备,以致在低等级游戏中秒天秒地而破坏游戏体验。

举例来说,《魔兽世界》游戏的灵魂绑定机制主要可分为拾取后绑定(Bind on Pickup)、装备后绑定(Bind on Equip)、使用后绑定(Bind on Use)这三类。基于这一机制,曾风靡全球的《魔兽世界》设计出了成千上万种各不相同的游戏装备,才支撑起其多种多样的游戏玩法。

SBT 这篇论文的起点,便是 Vitalik Buterin 于 2022 年 1 月 26 日在他自己的博客上讨论《魔兽世界》的灵魂绑定机制与 NFT 相结合的实现,以及把 NFT 绑定于用户账户或钱包(相比于玩家的游戏角色)后所带来的一些可能应用[7]。 

1.2 什么是 Soulbond Token(灵魂绑定通证)?

SBT,Soulbond Token(灵魂绑定通证),顾名思义,就是绑定于用户账户或钱包的 Token,一旦生成则不可交易。SBT 可以用来代表承诺、资格、从属关系等,其作用类似于履历表,由用户对应的相关方账户进行发行,作为相应社会关系的一种证明。

在论文中,作者把绑定 SBT 的相关账户定义为 Soul(灵魂),是为整个概念的起点。

具体来说,一个账户(Soul)可以绑定各类 SBT,如学位证书、工作经历、以及作品(文章或艺术成果)的哈希值等。相应的,这些 SBT 通常是由此人社会关系的各相关对手方所发行或进行证明的,如大学、企业、其他机构或个人。

举例来说,以太坊基金会所绑定的账户(Soul)可以向参加其开发者大会的人发放相应的 SBT,某大学所绑定的账户(Soul)也可以向其毕业生发放代表学位证书的 SBT,等等。

由此,基于 SBT 身份的发放和验证,个体与其对手方将自下而上构建起一个共同决定的持久且不可转让的社会关系网络,由各绑定账户(Soul)和社区共同创造更加多元化 Web3 资产,而不仅仅是当前 Web3 概念中可转让的金融化资产。这便是去中心化社会的最终愿景。

1.3 SBT 背后的理念是什么?

在年初的「Soulbound」博客末尾,Vitalik Buterin 批评了当前 Web3 以金钱为导向的过度金融化,并试图探究可以让 Web3 更具吸引力和长期可持续发展能力的文化层面因素。他认为,基于「Soulbond(灵魂绑定)」的身份概念,极有可能为我们构建出一个全新的、去中心化的信任网络,从而可以打开一扇更大的门——通往一个以区块链为中心的、更为注重协作和乐趣的新世界,而非像现在这样仅仅关注于金钱。这是 Vitalik Buterin 长期以来希望推动以太坊非金融化应用的最新一次尝试。

SBT 背后的另一理念,则要追溯到 2018 年 E. Glen Weyl 与 Eric Posner 合写的《激进市场》一书[8]。该书试图从构建当代社会、经济体系的根本学说中寻求第一性原理,以求真正解决目前西方各国因自由市场困境所导致的「滞偏」问题(经济停滞和社会不平同时存在,民粹主义盛行),并在经济、政治、移民、投资、数据隐私五大场景给出了具体的「激进市场」解决方案。

  • 经济领域:基于公有制自评税(common ownership self-assessed tax, COST)的产权共享方案,可以在打破所有者对私有财产垄断控制的同时,克服公有制的低效率问题。

  • 政治领域:基于「一人一票」和发言权积分的二阶投票(quadratic voting, QV)制度设计,可以让少数人以一种更具影响力的方式表达重要诉求,避免「多数人的暴政」问题。

  • 移民问题:提倡东道国公民为移民担保并可从中获益的新型个人间移民签证担保方案 VIP(visas between individuals program, VIP),为东道主与移民建立积极的互惠关系,缓和针对移民的抵触情绪。

  • 金融投资:限制投资机构在行业内部的多样化投资,但鼓励其在行业间投资多样化的法律方案,将市场的自由和竞争性从投资机构的控制中解放出来。

  • 数据即劳动成果:将数据的产生过程视为一种有尊严的工作,并给予用户相应补偿的方案,让所有人都能成为推动数字经济运转的数据供应商,而非仅仅被视为数字平台提供的娱乐的被动消费者。

早在 2018 年的一篇文章[9]中,Vitalik Buterin 就向以太坊社区大力推荐过这本书。而基于「激进市场」的各种政治经济学观念,在塑造持续繁荣的社会生态方面,确实也相当契合以太坊底层制度设计的初衷。特别是在交易费用机制与 POS 共识机制层面,Vitalik Buterin 在那时便已大力提倡「激进市场」理念的相关实践。

SBT 概念和去中心化社会的目的,是要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在重构个人的社会关系身份,辅以「激进市场」原则的底层制度设计,以及兼具易用性、安全性与隐私性的技术实现,最终打造出一个持续繁荣的 Web3 世界。

2 - 深入理解 SBT

深入探究 SBT 所代表的身份概念,亨利·梅因在 160 年前的《古代法》中已对此有过非常著名的论断:「所有进步社会的运动,到此处为止,是一个‘从身份到契约’的运动。」[10]

在亨利·梅因看来,「身份」是进行「契约」约定的必要条件。「身份」一词表示的是一种人格状态,所有形式的「身份」都来自古代属于「家族」的权力和特权。随着社会的发展,个人与个人关系从源于「家族」的关于权利义务的互惠形式,逐渐演变为更为广泛自由的、基于契约的各种社会关系形式。

值得注意的是,身份一词在中文语境有多重意涵:一为表示主体,一个人不同于另一个人的概念,即身份证中的身份,对应于英文「Identity」;一为表示状态,一个人与另一个之间的关系描述,即社会中所处的地位或状态,对应于英文「Status」。 

图源:《从 SBT 看 Web3 发展趋势》

一个主体(Identity)可以拥有多个不同的状态(Status)描述。对应到 SBT 概念体系,就是一个 Soul(账户 / 灵魂)可以存有多个不同的 SBT(灵魂绑定通证)。 

作为一个智能合约平台,以太坊对于「契约」概念在区块链世界的实现已经给出了相对完备的解决方案。但正如《去中心化社会:寻找 Web3 的灵魂》开宗明义的第一句话,今天(基于以太坊)的 Web3 更多是一个以表达可转移的金融化资产(「契约」)为中心的概念,而非表达基于信任的社会关系(「身份」)概念。然而许多核心经济活动,如无抵押贷款和个人品牌建设,则都是构建在一种持久且不可转让的社会关系网络之上的。这也是为什么 SBT 想要去探索作为「契约」必要条件的「身份」概念在以太坊区块链上的实现和应用,以根本性解决目前以太坊因「身份」体系缺位而导致的种种问题。

具体来说,SBT 想要解决的问题分为如下几类:

  • 深度仿制:因身份系统缺位,NFT 深度仿制品与真正的原创作品无法区分的问题;

  • 女巫攻击:纯粹基于地址或智能合约的社区管理模式,无法解决虚假地址或用户的问题;

  • 隐性中心化:掌握无数地址或资源的一方以去中心化的方式行中心化管理之实;

  • 无政府资本主义:资源丰富的财阀或寡头剥削弱势群体的问题;

  • 过度协作:存在固有关系的地址在 DAO 社区通过链下合谋不当获利问题

2.1「身份」概念的来源与表达

深入理解 SBT 所代表的身份概念,我们就要进一步来了解身份概念的来源以及它在以太坊区块链上的表达形式。

其实,早在梅因写作《古代法》的时代,法学家们就已经认识到人的身份概念按来源分为两类不同社会状态:

  • 契约身份(Contract Status):一个人通过执行契约所获得的社会状态

  • 关系身份(Relational Status):一个人通过与其他人的关系所获得的社会状态

图源:《从 SBT 看 Web3 发展趋势》

在以太坊体系中,契约身份(Contract Status)很好理解,根据状态转换函数这一说法,一个账户的契约身份就是该地址下的资产所有权状态,或者说资产余额。通过智能合约得到的状态(资产,Asset),只能通过智能合约去改变。因此,当前区块链与 Web3 中的契约身份(Contract Status),只能包含由智能合约产生的状态(资产)。

关系身份(Relational Status)则不属于链上资产,而是来自现实世界中的真实关系。所以,用以表达这种真实关系状态的 Token,或者说 SBT,只能通过一整套技术体系很好地将真实关系映射到区块链上。并且,来自于关系的状态,只能通过这个关系的对手方来进行处置或改变。这也是 SBT 不同于资产类 Token 的关键所在,它的不可交易是因为它所代表的真实关系是不可转让的,它可被撤回是因为当这个真实关系发生改变的时候需要对手方做出相应的声明。

2.2 基于 SBT 身份表达的应用场景

把 SBT 放到具体的应用场景,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 SBT 的潜力。SBT 论文中提到的具体场景包括基于 SBT 的艺术品、无抵押借贷、SBT 社区恢复(钱包账户)、灵魂空投(Souldrops)、DAO 女巫攻击防御、多元化资产(Plural Property)、可编程隐私产品等。

以灵魂空投(Souldrops)为例,我们可以展开说一说通过 SBT 为社区成员建立去中心化身份后,其身份数据在 DAO 治理、防范女巫攻击、空投社区贡献奖励方面所能带来的积极成果。

一般来说,Web3 社区进行空投活动的目标是获取真实用户或奖励有真实社区贡献的用户。但目前的技术实情是,空投活动只能通过地址的交易历史、持有资产状况等数据盲目展开。由于这样的数据基本无法识别出真实有效的目标用户,极易遭受女巫攻击、被薅羊毛,导致空投活动效率很低、效果很差。 

使用基于 SBT 的身份数据,空投活动可以根据由他人赋予的状态展开进行,这些状态可以是非资产因素,甚至可以不与当前产品挂钩。这些数据可以为空投活动甄别出非目标用户,筛选出高质量用户,由此可以避免大量的资金浪费。而节省下来的开支,可以奖励给社区贡献度更高的用户,如生态项目开发者、KOL 等,甚至还可以在空投活动中直接赋予这些高质量用户更多的奖励权重,从而形成更为良性的社区发展循环。

社区治理层面,通过 SBT 数据计算真实账户与机器人(僵尸)账户群组之间的相关程度可以甄别垃圾用户,以避免垃圾用户获得投票权而干预正常的社区治理。同时,通过共享垃圾账户数据,可以帮助更多的 DAO 避免此类女巫攻击。此外,对于贡献度更高的高质量账户,还可以赋予他们更高的投票权重。

另外,针对存在固有关系的账户之间的过度协作问题,可以通过 SBT 数据核查某一特定投票项的支持者账户之间的相关程度,对于确实存在合谋问题的账户,可降低其投票权重,甚至取消其投票资格。

而无抵押借贷则是一个实现难度更高的场景,争议会比较大。基于 SBT 的身份数据确实有助于构建 DeFi 信誉系统,但难点在于如何实现一个配套的完全去中心化的违约惩罚机制。一个中心化的惩罚机制,等于又回到传统金融的老路上,这是区块链原教旨主义者绝对无法接受的。而一个没有相应惩罚机制的无抵押借贷,又将必然面临不可承受的违约成本,这也是传统金融思路所不能接受的。

所以,无抵押借贷还需要在违约惩罚机制上面实现一种完全去中心化的创新。一旦实现,DeFi 和 Web3 可能会迎来新一轮的发展高潮。

事实上,在 SBT 这篇论文发表之前,诸如 RabbitHole、Spectral、UniPass 等项目已经在探索这一概念下相关赛道的可行性了[12]。

2.3 为什么需要 SBT?

从本文提出的 Contractual Status 与 Relational Status 之间关系的角度来总结《去中心化社会:寻找 Web3 的灵魂》这篇文章的内容,会发现文章实际上提出了以下主要观点:

现有的区块链体系只着重发展了 Contract 和 Asset,因此也只拥有 Contractual Status。如果单纯以此为基础发展 Web3,不足以构建更丰富的社会化应用。

现实世界中已有的 Relational Status,由于没有通过一种可计算的方法进入到到区块链和 Web3 体系中,会导致 Web3 中各种算法的无效性。

为当前区块链体系扩展一个 SBT 的概念及其接下来的技术实现,有助于构建更丰富的社会化应用,进而支撑 Decentralized Society 的最终目标。

通过 SBT,在某种程度上将属于现实世界的 Relational Status 通过一种可计算的手段引入区块链和 Web3 体系,既能够获得 Identity 的完整信息,同时也对链上资产的状态有更准确地判断。

3 - SBT 的技术实现

实现 SBT 需要新的通证标准。这一概念中不可交易、可撤销等特性,说的是以太坊当前 API 中尚不存在的技术接口,因而必定要增加新的标准来正式定义这些接口,而后才便于不同应用场景中 SBT 的具体实现。

伴随 SBT 概念讨论热度的增加,一些行动迅速的开发者已经开始着手用于实现 SBT 的通证标准的 EIP 提案工作了。

目前能够支持 SBT 的 EIP 提案,我们已经看到的有 EIP-4973、EIP-5114、ERC721S 等,还有 Solv Protocol 提出的 EIP-3525。

3.1 EIP-4973: Account-bound Tokens

EIP-4973[13] 提交于 2022 年 4 月 1 日,在 5 月份的 SBT 论文发表之前,Vitalik Butterin 的 1 月份文章发布之后。该提案基于 ERC-165 和 ERC-721 的 Metadata 接口,核心是以最小化的接口定义来实现不可交易、可撤销等概念。

其中,不可交易由函数 ownerOf() 来实现:

/// @notice Find the address bound to an ERC4973 account-bound token

/// @dev ABTs assigned to zero address are considered invalid, and queries

/// about them do throw.

/// @param tokenId The identifier for an ABT

/// @return The address of the owner bound to the ABT

function ownerOf(uint256 tokenId) external view returns (address);

可追踪的声明信息由事件函数 Attest() 提供:

/// @dev This emits when a new token is created and bound to an account by

/// any mechanism.

/// Note: For a reliable `from` parameter, retrieve the transaction's

/// authenticated `from` field.

event Attest(address indexed to, uint256 indexed tokenId);

而撤销操作则由函数 burn() 来实现:

/// @notice Destroys `tokenId`. At any time, an ABT receiver must be able to

/// disassociate themselves from an ABT publicly through calling this

/// function.

/// @dev Must emit a `event Revoke` with the `address to` field pointing to

/// the zero address.

/// @param tokenId The identifier for an ABT

function burn(uint256 tokenId) external;

可追踪的撤销声明由事件函数 Revoke() 提供:

/// @dev This emits when an existing ABT is revoked from an account and

/// destroyed by any mechanism.

/// Note: For a reliable `from` parameter, retrieve the transaction's

/// authenticated `from` field.

event Revoke(address indexed to, uint256 indexed tokenId);

3.2 EIP-5114: Soulbound Badges

EIP-5114[14] 提交于 2022 年 5 月 30 日,在 5 月份的 SBT 论文发表之后。该提案基于 ERC-721 接口,所实现的是绑定于某个 NFT 的 Token,铸造后不可交易、不可撤回或销毁。

不可交易由函数 ownerOf() 来实现:

// returns the NFT token that owns this token.

// this function **MUST** throw if the token hasn't been minted yet

// this function **MUST** always return the same result every time it is called after it has been minted

// this function **MUST** return the same value as found in the original `Mint` event for the token

function ownerOf(uint256 index) external view returns (address nftAddress, uint256 nftTokenId);

值得一提的是,该提案想要实现的是完全不可变的 Token,其 collectionUri() 与 tokenUri() 所指向的地址也必须是不可变、抗审查且内容可寻址的链接,如 ipfs://,而不能是 https://。

3.3 ERC721S (SoulBound)

ERC721S[15] 发布于 2022 年 6 月 3 日,在 5 月份的 SBT 论文发表之后,但目前尚未见到 Reference Implementation,EIP 文档也未提交至以太坊主代码仓。该提案兼容 ERC-721,但为每一个地址关联了一个 soulPower 数量参数,可用来量化贡献度或表示积分;同时,每一个地址还关联有 isSybil 变量,用以标识机器人账户或女巫攻击。

有关该标准的更多细节,需要等待完整版的 EIP 文档提交之后。

前述这些的 SBT 通证标准提案,所实现的基本都是以 ERC-721 为基础的非匀质化通证。但非匀质化通证仅适用于诸如勋章、粉丝卡、毕业证之类的标识型 SBT,对于像信用积分、声誉、额度之类的数量型 SBT,它就无能为力了。那么,我们是不是还需要一个类似于 ERC-20 的匀质化通证标准来实现这类数量型 SBT?这是一个好问题。

以信用积分为例,除却不可交易、可撤销的新特性,用 ERC-20 作为实现方案时会遇到一个问题,即如何区分一个信用为 0 的人和一个尚未进入该信用体系的人?对于这样两个余额都是 0 的账户,智能合约没有更多的数据来进行计算甄别(注意:智能合约无法判读链下交易记录)。所以,在通证标准层面,直接用 ERC-20 解决不了这种信用值的计算问题。

这就给将来正式的 SBT 标准提出了非常大的挑战。

对此,尚未定稿的 ERC721S 的尝试,是增加一个数量参数 soulPower 来表达数量型 SBT。但是,从 soulPower 目前的文本说明来看,其目的更多的是用于量化贡献度或表示积分,而非实现一个通用型的数量参数解决方案。 

对于这一挑战,Solv Protocol 于 2021 年 7 月提交的 EIP-3525: Semi-Fungible Token 可能已经给出了一个答案。

3.4 EIP-3525: Semi-Fungible Token

ERC-3525[16] 的目的是创造一种理想的半匀质化通证,同时具有 ERC-20 的数量能力和 ERC-721 的描述能力。具体解决方案是在保留 ERC-721 的_tokenID 基础上引入基于 ERC-20 的_value 的数量操作,同时增加一个全新的参数 slot 来表达分类概念,以及一个对应的 Slot Metadata 来帮助实现其业务层面的类别逻辑。

考虑到未来一定会出现匀质化的数量型 SBT(如:信用分) 与非匀质化的标识型 SBT(如:勋章),使用 ERC-3525 一个通证标准,恰好可以表达出两种不同性质的 SBT。因此,ERC-3525 虽然并非单纯为 SBT 而设计的标准,却天然 SBT 实现方面的最佳参考方案。

举例而言:对于区分一个信用降为 0 的人和一个尚未进入该信用体系的人的问题,ERC-20 在基础协议层面是无能为力的。ERC-3525 Token 既有表示所有权的_tokenID 又有表示数量的_value,那么一个信用降为 0 的人拥有该信用 Token(_tokenID),只是其 _value 值为 0 ;而一个尚未进入该信用体系的人,则不是其 _value 值为 0 的问题,而是他不拥有这个信用 Token(_tokenID)的问题。因此,智能合约可以通过直接读取链上数据对身份状态加以甄别,可以说 ERC-3525 是解决这种信用值计算问题的有效方案。

关于如何用 ERC-3525 来具体实现 SBT,则值得一篇专门的文章深入去讲解。限于篇幅,本文暂不进一步讨论。

4 - SBT 与 Web3 的灵魂

SBT 概念是为 Web3 注入灵魂的点睛之笔,主要表现在两个层面:

其一是字面意义上的「灵魂」,在论文中,作者把绑定 SBT 的相关账户定义为 Soul(灵魂),可以存储包括学位证书、工作经历、作品(文章或艺术成果)哈希值在内的各类社会关系身份,这是用户身份概念的灵魂。

那么,结合 Web 2.0 的信息读写与当前区块链上的资产交易,Web3 上的用户主体(Identity)将会分成身份(Status)、资产(Asset)和信息(Information)三个方向的概念。

其二是 Web3 的「灵魂」本身,也就是基于「激进市场」原则的底层制度设计,当合作规模太大而无法通过道德经济来对其进行管理时,市场是最适合为最多数人实现最大利益的计算机。

2.2 节所述的应用场景告诉我们,SBT 身份概念结合去中心化的 DAO 制度设计,可以根本性地解决当前社区治理、防范女巫攻击、空投社区贡献奖励等方面所面临的诸多问题。

当然,这些令人兴奋的 SBT 应用场景和去中心化信任网络的具体实现,首先需要一个通用的 SBT 通证标准,以及围绕 SBT 的关系身份(Relational Status)数据上链所构建出来的状态互联网;其次是作为基础设施的以太坊如何才能更好地承载这样的 SBT 信任网络与多元化资产的 Web3 世界。

结语

本文是基于 Solv Happy Hour 活动中分享的《从 SBT 看 Web3 发展趋势》一部分内容综合整理而来。

从 SBT 概念的来龙去脉来看,Web3 的新局面将不仅仅是 SBT 论文开宗明义所讲的去中心化社会,而将是基于 SBT 的状态互联网概念研究深入所形成的新的 Web3 世界。

SBT 概念的进一步研究,以及随之而来的技术实现,将为 Web3 的世界带来新的基础设施、技术标准、应用形态。除了在相关概念和应用层面的创新、实践,Solv Protocol 所提交的半匀质化通证标准 ERC-3525 还是将来 SBT 通证标准的有力竞争者之一,可以在 Web3 基础设施和技术标准领域大有所为。

==

欢迎加入鸵鸟区块链Telegram社群

中文社区 https://t.me/tuoniaox

英文社区 https://t.me/tuoniaoGroup

本文经「原本」原创认证,作者鸵鸟区块链,访问yuanben.io查询【1N18PS3B】获取授权信息。

声明: 鸵鸟区块链所有发布内容均为原创或授权发布,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以及来源:鸵鸟区块链(微信公众号:MyTuoniao),任何不尊重原创的行为鸵鸟区块链都将进行责任追究!鸵鸟区块链报道和发布内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鸵鸟区块链要闻

该出手时就出手,不然只能打酱油。

2894 篇 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