鸵鸟区块链

NFT版税之争:18亿美元背后的极限拉扯

鸵鸟区块链要闻 2022-10-24 13:49
摘要:

NFT不断发展,版税的未来却依然悬而未决

来源:Foresight News

作者:Sal Qadir、Gabe Parker,分别为 Galaxy 研究合伙人和研究员

全网已经向基于以太坊的 NFT 集合的创作者支付了价值超过 18 亿美元的版税。此外,在 OpenSea 这个迄今为止向创作者支付最多版税的平台上,向创作者支付的平均版税比例在过去一年中翻了一番——从 3% 一路飙到 6%。包括传统玩家和加密货币原生组织在内的 NFT 主要品牌,已经从二级销售产生的版税中获得了数亿美元的收入。事实上,仅 10 个实体就占了所有版税收入的 27%,482 个 NFT 系列占了迄今为止所有版税收入的 80%。然而最近在更广泛的加密货币社区却出现了反对版权模式的声音,他们认为「版权」威胁到 NFT 诞生之初的价值主张。而现实情况是,版税并不是在加密世界中继承链上永久性的原生产物。

研究方法论

包括开篇的 18 亿美元版税收入和实体 / 收藏级指标等在内的全部数据,都是使用 Flipside 的数据表计算的。在这些计算中引用的具体数据源是 Flipside 的 ethereum.core.ez_nft_sales SQL 数据库表,并从中提取创作者_fee_usd 参数大于 0 的记录。然后再手动输入 Flipside 中 collection-level NFT 的版税,用于最后生成前十位「版税收割机」图形。

版税的运作原理

NFT 版税一直是 NFT 交易中不那么透明的一个维度。首先,版税由卖家而非买家支付,类似于房地产交易的佣金系统。其次,版税并没有在代币或合约层面有代码支撑。具体来说,智能合约的转移机制(如以太坊的 transferFrom() 函数)不能被用来计算所需支付的版税,因为当收集者在他们自己的钱包之间转移 NFT 时也会使用这些函数。将 NFT 版税编入智能合约的唯一方法是,程序增加输入参数,用于判断所有者行为,到底是执行自己钱包之间的转移,还是与买方钱包的交互。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不引入诸如中介之类的管理手段,进行集中管理,跟踪钱包和资产的所有权,或通过根据用户行为撤销用户托管资产的功能,破坏数字资产的自我主权,这种程序层的行为识别,是无法确保真实的。此外,即便是在合约中加一条程序,即便是强迫用户为「洗清犯罪嫌疑」额外缴费体验不佳,NFT 仍然可能被封装进合约中从而在交易过程中避免缴纳额外的 NFT 版税。

在最新一期的「The Chopping Block」中, Dragonfly 的 Haseeb Qureshi 和 Magic Eden 的 Zhuoxun Yin 讨论了成功完备的版税缴纳系统、去中心化和图灵完备性之间的三难问题。成功优化这三个属性目前是不可行的,这也是 NFT 版税尚未在代币或智能合约层面实施的关键原因。

正因为在智能合约层面上的技术难题,版税一事成了 NFT 市场强制执行的准则。换句话说,版税是由社会规范强制执行的,市场实际上是代表创作者收取版税作为其持续创造的激励(类似于小费)。因此,大多数 NFT 市场已经实施了版税支付解决方案,以便用持续的收入流来吸引创作者。这在 NFT 市场发展的早期阶段尤 e 为 i 重要,因为协议需要安抚市场的双方,即创作者和收集者。而现在,由于 NFT 空间在过去两年里已经非常成熟,市场已经做出了相应的调整。如上所述,一些市场如 SudoSwap 已经完全取消了版税支付,以吸引尽可能多的流动性。

OpenSea 目前占 NFT 市场交易量的 80% 以上,其版税分配方法是目前市场上最常见的框架。在这个框架中,创作者的版税是由 NFT 级别定义,必须由藏品所有者在 OpenSea 的藏品级别设置中进行设置。在这个过程中,创作者还要把一个钱包地址与收藏品联系起来,该钱包将用于为定期(通常每隔几周)从 OpenSea 接收应计的版税。版税一般从 2.5% 到最终销售价格的 10% 不等。 卖方总是同时支付版税和 OpenSea 在每笔交易中收取的交易费。这些通常只是估算价格,真正交易过程中买家只需支付 OpenSea 所报的 NFT 的价格(或中标的拍卖价格)和 gas。

摘要

NFTs 彻底改变了创作者和消费者之间的经济关系,产生了创作者二次销售版税的概念。在这一概念出现之前,艺术家只从其作品的一级销售中赚钱。这种经济模式导致作品极具革命性的先锋艺术家无法无法随着其作品认可度的增加而获得更多收入。举个最为极端的例子,著名艺术家梵高,一生都在与贫困作斗争,在他去世前几个月,他只在比利时以 400 法郎的价格卖出了《红色葡萄园》。虽然他在生前籍籍无名,但从后世人的视角来看,梵高无疑是历史上最著名的画家之一,更是在死后创造了超过 6.7 亿美元的二次销售量。不难想象,在这个世界上,假如梵高能够从二次销售中获得一笔版税,这一持续的收入流完全可用于完成他的遗愿(如艺术教育计划)。

一方面,NFT 版税是创作者可以通过其作品的持续成功获得额外收入的途径。这种商业模式对数字艺术家和音乐家来说尤其有利,他们历来难以从画廊和唱片公司等传统分销渠道中收回利润。另一方面,加密社区中的一些人越来越相信买方应持有 NFT 的完全所有权,且向创作者支付的版税全无公平可言的。至关重要的是,NFT 版税目前由市场本身强制执行,而不是硬编码到发行的智能合约中。加密空间的去中心化性质催生了各种 NFT 市场结构,这些结构将免版税的 NFT 交易作为核心价值主张。

最近,在市场层面对 NFT 版税执行的持续质疑,促使 NFT 生态系统中的主导者出现了一波变革浪潮。 DeGods 生态系统最近从其所有附属的 NFT 收藏(如 DeGods,y00ts)中删除了版税。尽管 DeGods 的创始人 Frank 在 Twitter 上多次为为版税存在的合理性辩护,且仍认为版税是 NFT 收藏品运营商和持有者之间最好的激励调整机制,但这一举措还是发生了。虽然 OpenSea 在现阶段还在观望,但如 x2y2 之类的小交易所也已经采取行动改变版税支付(或取消版税)此外,Solana NFT 市场的巨头 Magic Eden 做出了有争议的转变,使其平台上的所有版税完全可有可无。考虑到 Magic Eden 在 2022 年 9 月宣布了 MetaShield,这是一个有争议的工具,旨在改善版税的执行,Magic Eden 在消除版税方面的最新举措尤其值得注意。

在这场辩论中,双方都有令人信服的观点。虽然特许权使用费已被证明是收藏家的一个可靠的收入来源,但在智能合约层面,它们是无法强制执行的,无特许权使用费的市场的崛起就证明了这一点。NFT 社区似乎在支持特许权使用费的意识形态上存在分歧,一些人认为特许权使用费有利于 NFT 生态系统的健康发展,另一些人则认为特许权使用费是剥削性的,没有必要。鉴于在潜在的收入流方面的巨大利害关系,这个问题有可能在未来几年内对 NFT 空间留下长期影响。在本报告中,我们将从多个角度研究 NFT 版税问题,并提出我们认为这一关键问题将如何实现。

NFT 版税简史

与 NFT 空间本身相比,NFT 版税是一个相对较新的现象。 CryptoPunks 被认为是 10,000 件生成 PFP 的教父,其在 2017 年首次亮相时从未征收过版税。官方 CryptoPunks 交易所是 Punks 交易的唯一市场,且至今仍然不对二次销售征收任何版税。 CryptoPunks 的创建者 Larva Labs 则选择了另一种商业模式,他们选择持有 1,000 个 Punk,通过偶尔出售以产生收入流。

随后,Yuga Labs 于 2021 年年中凭借其 Bored Ape Yacht Club 系列冲入 NFT 领域,并在此过程中展示了以版税为驱动的商业模式的经济引力。虽然 BAYC 在 2021 年 5 月推出时仅获得了 220 万美元的主要销售额,但该系列通过 BAYC 每笔交易的 2.5% 收取版税,为 Yuga Labs 赢得了 5400 万美元的二次销售收入。迄今为止,Yuga Labs 从其所有系列中获得了惊人的约 1.4 亿美元的版税。其他 NFT 项目注意到了 Yuga 版税模式的成功,并制定了 2.5% 的版税作为行业默认标准。随着 NFT 市场在 2021 年下半年持续升温,在 Azuki、Doodles、CloneX 和 Moonbirds 等系列的支持下,2.5% 的行业标准很快跃升至 5%。 Yuga Labs 也顺势提高了版税,他们推出了 5% 版税的 Otherdeeds 系列,并将 Meebits 从 0% 的版税改为 5% 的版税。自 2022 年 4 月推出以来,仅 Otherdeeds 就为公司带来了 4400 万美元的二次销售收入。

自 Otherside 销售狂潮以来,版税就一直呈上涨趋势。例如,Goblintown 发布了一个完全免费的收藏品,设计灵感来自于 Twitter 上的 viral meme campaign 。在 「反 Discord、反 Roadmap、反 utility 」的精神面纱背后,Goblintowns 悄咪咪地对所有二级销售收取在高达 7.5% 的版税,这最终为团队带来了约 700 万美元的收入,而这个让 Goblintowns 赚得盆满钵满的藏品系列不过是一个回忆录而已。最高版税大概是 metaverse 系列中的 NFT Worlds,尽管 NFT Worlds 土地交易从历史高点下降了 94%,且平台日活用户仅有 235 人,但高达 9.5% 的版税,仍然为团队挣到了 1500 万美元的净收入。鉴于收藏品表现不佳,用户增长乏力,一些社区成员已经对项目创始人继续收取版税颇有微词。

席卷而来的熊市对 NFT 价格和数量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用户对价格的敏感度也随之提升。市场也开始反对通过收取版税的方式赚取持续的收入,尽管尚未实现这一雄心勃勃的愿景,但市场大环境中持续酝酿的不满,加之市场结构的近期创新,最终点燃了 NFT 市场「反版税运动」的高潮。

眼前的风暴

诞生于 2022 年 7 月 的 SudoSwap 是 NFT 空间中反版权运动的引路人,其利用 AMM 进行 NFT 交易(类似于 Uniswap 对可替代代币的工作方式)。他们使用的 AMM 模型的目标是改善 NFT 的流动性和市场制造,同时尽量减少费用。SudoSwap 不仅收取相对较低的 0.5% 的交易费(相比之下,OpenSea 的交易费为 2.5%),他们也不支持任何收取 NFT 版税藏品。虽然 SudoSwap 的交易模式对 floot NFT 最有效,但他们的核心价值主张已经深受那些尽可能提高其利润率的卖家推崇——卖家不需要在版税和平台费上蒙受最多高达 12.5% 的损失,而是保证在每笔交易中最多只需支付 0.5%。

在 SudoSwap 成为 NFT 交易首选地之后,Gem 也发现了商机。去年 4 月被 OpenSea 收购的 Gem 是一个 NFT 市场聚合器,帮助用户以最低价格在各交易 Sweep floor NFT。Gem 开始将 SudoSwap 纳入其聚合器列表,这个再自然不过的小举动,让整个 NFT 领域将 Gem 与 SudoSwap 的整合理解为 OpenSea 的某种认可。不久之后,另一个 NFT 市场 x2y2 也开始效仿,让买家和卖家可以自主选择选择支付版权费。在 x2y2 取消以太坊链上 NFT 的版税的同时,Yawww 在 Solana 发布了一个公告,举措同 x2y2 相同,使版税成为可选项。随后,仲夏登场的 HadeSwap,直接在 Solana NFTs 交易中抄了 SudoSwap 无版税 AMM 的作业。截止到 9 月,从以太坊 NFTs 开始的免版税运动,在 Solana NFTs 上掀起了另一重风暴。

Magic Eden 历来占据 Solana NFT 市场约 90% 的市场份额,其主导地位受到 Yawww 和 Hadeswap 等免版税替代品兴起的挑战。Tiexo 的数据显示,Magic Eden 的市场份额在 10 月份开始急剧下降,在几周的时间里从约 90% 下降到低至约 60%。Magic Eden 为了「江湖地位」迅速反应, 宣布他们也在平台上引进版税选择权,以便与这些快速崛起的挑战者公平竞争。自公告发布以来,Magic Eden 的市场份额已经回升至之前的 90% 左右。

有趣的是,与以太坊 NFT 生态系统相比,Solana NFT 生态系统对这场持续的版税之争似乎更为敏感,这一点得以在 Magic Eden 的市场份额在取消版税之前的巨大流失证明,相比较而言而 OpenSea 的市场规模的份额损失要小得多。一个可能的解释是,Solana NFT 交易商的雇佣性质更强,他们往往是认识到利润源于换手和炒作者,而不是长期持有者和零售用户。在以太坊方面,买方动机则是「持有更多高美元价值的收藏品」,如 Fidenzas 和 Punks,他们可能更感兴趣的是在这些稀有的收藏品中显示地位和储存价值,而不是为了快速获利而疯狂炒作它们。换句话说,一星半点的版税根本不可能动摇这些高净值用户继续谋取「高社会地位」的决心。

Fidenza 和 QQL 生成艺术收藏品的创建者 Tyler Hobbs 认为以太坊的 NFT 社区行为与 Solana 的 NFT 社区有本质上的不同。Hobbs 表示”严格的艺术家和收藏家倾向于在以太坊,而非 Solana 进行创作。因为这是对这些系统更好的测试,创作者在以太坊上会有更激烈的抗争。” 到目前为止,Hobbs 认为以太坊的 NFT 社区将为维护版税权利而努力斗争的观点似乎是正确的,因为执行版税的 OpenSea 仍然是主流平台。除了个人创作者之外,如果不再执行版税,像 Nike、Guccis 和 Adidas 这样的大品牌也会失去数千万美元的潜在收入。这些大规模的传统机构和知名创作者也将努力争取从以太坊链上的 NFT 中保留由版税驱动的收入流。

版税之争

在正在进行的「版税战争」中,出现了两种主要的思想流派。赞成方指出,因为项目通常以较低的初级销售额开始,但在发布后的几个月内获得普及,因此随着他们的项目越来越受欢迎,创作者有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赚取更多的钱。

DeGods 和 BAYC 是 NFT 收藏品的两个明显例子,发行伊始主要销售数量很少,却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就进入各自生态系统的上层梯队。版税的支持者担心,取消版税会使 NFT 空间回到传统创作者激励结构的如梵高所经历的黑暗时代。

另一方则声称,如果没有强制执行机制,版税根本不可能在链上实行,所谓「强制」就是对区块链诸多优势的无情否认。甚至连 Solana 的创建者 Anatoly Yakovenko 也承认,在代币层面上执行版税的唯一可行方法是重构所有权概念。在他看来,NFT 的所有权可以在用户和创造者定义的智能合约之间分割。这将允许创造者的智能合约实施特许权使用费,并授予他们权力,在用户未能遵守代币的智能合约中规定的特许权使用费参数时,剥夺用户的 NFT。这种结构对自我主权的概念有明显的隐患,许多人认为这与 NFT 的整个目的是背道而驰的。版税反对者还认为,NFT 领域的收集者对价格非常敏感,会越来越青睐提供最低费用的市场。在他们看来,争取版税是不切实际的,不可避免地摆脱版税意味着创作者将更好地发展更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几个主要的 NFT 参与者已经提供了解决或加强版税执行的解决方案。

已经实施的措施:

Tyler Hobbs 的 QQL mint card 是第一个在智能合约层面避免 0 版税进行交易的主要 NFT 项目。此功能是通过一个黑名单过滤合约来实现的,在交易验证时,检查 msg.sender(试图购买 NFT 的人)是否在被屏蔽的用户名单上。如果 msg.sender 收件人检测到黑名单用户,交易将自动失败。这也就意味着 Hobbs 将现在市场中的版税加入黑名单。 QQL 项目让人们注意到,如果 NFT 市场有特权决定是否遵循版税制度,那么 NFT 创作者也应该有特权决定哪些市场可以销售他们的艺术品。

尽管 Magic Eden 后来改了主意,但他们最初试图用一个名为 MetaShield 的工具来打击 0% 版税运动。这一可选功能允许创作者跟踪和识别列在 0% 版税平台上的 Solana 原生 NFT,如 Yawww。通过 MetaShield,这些项目的创作者可以故意修改那些试图绕过版税支付的 NFT 的元数据。MetaShield 工具不仅可以模糊或擦除 NFT 图像,甚至还为买家建立了一个惩罚制度——如果买家购买了可以避开版税并被屏蔽的 NFT,将为未支付的版税积攒一笔债务。必须支付这笔债务才能 "解除 "NFT 图像的保护。尽管 Magic Eden 因这一买方责任制而受到谴责,但该公司澄清说,这是为为表达对创作者权利的认可而设置的机制。

Manifold 是最值得关注的 NFT 智能合约开发商和工具提供商之一,它为版税分配危机提出了一个令人大开眼界的解决方案。Manifold 与 OpenSea、Rarible、Nifty Gateway 和 SuperRare 合作,推出了一个链上合同,使市场易于遵守项目所需的版权费。Manifold 正在解决的关键问题是,创作者必须在他们的 NFT 交易的每个市场中手动更新他们所需的版税百分比。而这一机制的问题在于,新生的交易所并不能有效感知 NFT 版税偏好。此外,如果创作者的版税偏好发生变化,他们还需要在每个交易所手动更新其首选版税。 Manifold 正在通过创建工具,让创作者在链上更新他们的偏好,从而使这个繁琐的过程标准化。 Manifold 将此称为版税注册合同,它使以前不支持链上版税的智能合同能够轻松地添加类似功能。虽然「版税登记处」不一定有助于版税的执行,但它们确实使开发者更容易以链上方式遵从创作者的现有版税偏好。这种方法与「EIP-2981: EIP-2981: The NFT Royalty Standard 」中最初提出的观点非常相似。

展望、结论和潜在解决方案

NFTs 虽然仍在不断发展,版税的未来却依然悬而未决。虽然数据表明,以太坊 NFTs 仍然有强大的用户群体愿意支付版税,但免版税的市场在短时间内显示出如此惊人的增长,有一点是肯定的:随着行业利益相关者对这个有争议的问题的利弊进行权衡,NFT 创作者未来的收入流始终无从界定,只有时间能证明,创作者是否继续从二次销售中获益,或者他们是否会因为 「纯 」所有权模式而失去潜在的收入。随着这个充满活力的市场继续增长和成熟,观察利益相关者如何仔细考虑这个正在进行「战争」以及潜在长期解决方案实在有趣。一些潜在的解决方案包括以下几种:

买方溢价:在 Beeple 看来,将版税支付的责任从卖方转向买方是非常有意义的。由于买家正在寻求进入 NFT 生态系统的机会,或是使用一些可以基于 NFT 实现的额外功能(如访问 Discord,为了获取奖励而进行质押,或者玩游戏等等),买家可能更愿意支付版税。同时,上述所有用例中,版税支付可以在授予用户访问权之前进行程序层检查。从卖家视角看,因为他们正在出售一个藏品,则更不愿意在退出的节点支付额外的费用。卖家在为 NFT 寻价时「唯利是图」也无可厚非。这种态势则是由于 NFT 炒作者愈演愈烈,因为他们 NFT 头寸做多做空的行为,仅仅源于对利益的追求。

市场平台垂直整合:当 Crypto Punks 在 2017 年首次亮相时,他们只能在 Larva Labs 的市场上购买或出售。通过控制市场,Larva Labs 能够执行自己的版税政策(0%)。今天,Yuga Labs 和 RTFKT 都在建立自己的市场。这种垂直整合的趋势与过去十年电商发展趋势有许多相似之处,即直面消费者的崛起。举个例子,亚马逊对标 OpenSea,分销最大化,利润率最小化,而在 Shopify 上拥有自己的店面的公司可以保留更多的利润率。虽然垂直整合的市场平台不太可能占据 NFT 交易市场的大部分份额,但这一趋势可能会确保某种程度的版税征收始终存在。

其他收入来源:在版税不再有保障的情况下,一些收藏品可能会蒙受收入压力,「订阅」就成了维持创造者收入的可靠商业模式。有收入压力的藏品可以通过商品销售或加密货币以外的诸如现场活动、餐厅、电视节目、游戏、电影等实现藏品 IP 的货币化。虽然从长远来看,「订阅」迫使生态系统「从长计议」,对 NFT 或许产生一定正面影响,但失败的尝试也势必存在。当主营业务收入之外的收入流存在时,问题的关键就来到了「NFT 存在的目的是什么?」如果 NFT 收入流像实体经济一样,那么这种方法在逻辑上是合理的。然而,那些认为 NFT 藏品属于去中心化社区且不应该以盈利为目的的人可能会对这种趋势感到失望。

提高铸币价格:减少版税的最简单方法则是增加销售收入。这种方法可能只对有成功经验的成熟的 NFT 生态系统有效。然而,我们确实看到,随着时间的推移,正如我们看到在过去的一年里,铸币的价格或许会像版税那样也呈上升趋势。然而,由于不合理错的激励机制,这种提高铸币价格的趋势也可能导致骗局的增加——新项目在前期能够筹集到更多资金可能导致团队不太愿意在长期内持续提供价值。

累计退版税制度:最初由 jota.sol 提出,这种方法与历史书上的累积退税制度有点类似。 随着商品的价值提升降低其征税比率。在 NFT 体系中,一个特定的 NFT 价值越高,一般出售时征收的版税比例就越低。这种方法隐含的经济原理是拉弗曲线,Curve,它假设税收的逻辑极端值在创收方面都产生次优结果。换句话说,在拉弗曲线上可能存在一个大于 0% 且大多数交易者愿意支付的版税费用比率。

强化链外效用:这与 Tyler Hobbs 和 MetaShield 的举措类似,但它完全专注于链外使用情况。核心思想是,许多用户购买 NFT 是为了访问链外的资源(如游戏、赌注平台、Discord 服务器等),这种方法将简单地根据 NFT 所有者是否支付版税对该资源进行访问把关。已经可以从 NFT Discord 服务器中看到了这一点,参与者身份由支付版税维护,执行机制通常通过检查 NFT 是否在免版税的交易所(如 x2y2)购买,如 x2y2,将那些利用免版税交易所购买 NFT 的人「公开处刑」,买家有可能迁移回实施版税的交易所,以保留其 NFT 的应用附加价值。

==

欢迎加入鸵鸟区块链Telegram社群

中文社区 https://t.me/tuoniaox

英文社区 https://t.me/tuoniaoGroup

本文经「原本」原创认证,作者鸵鸟区块链,访问yuanben.io查询【8T25K96H】获取授权信息。

声明: 鸵鸟区块链所有发布内容均为原创或授权发布,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以及来源:鸵鸟区块链(微信公众号:MyTuoniao),任何不尊重原创的行为鸵鸟区块链都将进行责任追究!鸵鸟区块链报道和发布内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鸵鸟区块链要闻

该出手时就出手,不然只能打酱油。

2987 篇 作品